星期四, 三月 21, 2019
首页 Tags 胃脘痛

Tag: 胃脘痛

审因论治胃脘痛

洪文旭 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 胃脘痛病因复杂,病机错综。笔者在多年临床实践中,体会本病辨证应从病因着手,一般有脾虚、肝郁、瘀血、积滞四类,如能悉心领会,常获良好疗效。 脾虚胃痛,当分阴、阳两虚 脾与胃相表里,同为后天之本。脾胃虚弱,加之饮食劳倦损伤脾胃,可致运化功能失常,出现脾虚胃痛。以胃脘隐痛,食后痛减为特点,伴面色萎黄,乏力纳差,大便溏薄,舌淡脉弱等症状。治疗用香砂六君子汤化裁,可健脾益气、和中止痛。乏力者加山药、黄芪;嗳气吞酸者加麦芽、莱菔子;遇冷痛甚者加干姜、延胡索;服药吐泻者可将所用之药炒热回性再煎,以消除不良反应。应慎用香燥之品,宜量少勿多,以免耗气伤脾。 脾虚日久,阳气渐衰,寒自内生,或触冒风寒,损伤脾阳,则出现阳虚证候。以胃脘冷痛,受凉尤著,得温痛减为特点,伴有神疲纳少,四肢欠温,舌淡苔白,脉象沉迟等症状。治疗用香砂六君子汤加附子、桂枝、干姜,以温中祛寒、健脾益胃。 脾虚血少,阴液亏耗,虚热自生,则出现阴虚证候。以胃脘灼痛,渴不思饮,大便干燥为特点,伴有口干咽燥,手足心热,舌红少津,脉弦细数等症状。治疗用香砂六君子汤去砂仁、半夏,加沙参、生地黄、山药、石斛,以滋阴养胃、健脾益气。 肝郁胃痛,宜审气、火病因 脾胃的运化功能全赖肝气疏泄。若情志不遂,恼怒伤肝,则肝气郁结,气机不畅,肝郁胃痛。以胃脘胀痛,遇怒更甚为特点,伴神疲纳呆,胸闷呕恶,舌淡苔薄,脉象弦细等症。治疗时常用柴胡温胆汤化裁,可收疏肝解郁、理气和胃之功。若嘈杂泛酸者可加瓦楞子、川楝子;嗳气呃逆者加沉香、代赭石;两胁胀痛者加郁金、佛手、白芍。视症加减,中病即止。 肝郁气滞,则出现肝胃不和。以胃痛胀甚,呕恶嗳气,泛吐酸水为特点,伴胸胁胀满,心烦易怒,舌红苔白,脉象弦细等症状。治疗用柴胡温胆汤加郁金、香橼等以调和肝胃,行气止痛。 肝郁日久,可化火生热,火热熏灼脾胃,则出现肝郁化火证候。以胃脘剧痛,发作较急,痛时拒按为特点,伴口苦而干,面红目赤,二便不利,舌红苔黄,脉象弦数等症状。治疗用柴胡温胆汤加龙胆草、山栀、大黄、黄连,以清肝泻火、和胃止痛。 瘀血胃痛,应辨气虚、气滞 气和血相互依存,气行则血行,气滞则血凝。如胃痛反复发作,气滞日久,必然损伤络脉,或久病气虚,运血无力,均可导致瘀血内停,出现瘀血胃痛之证。以胃脘刺痛,痛处拒按,固定不移为特点,伴面色晦暗,神疲乏力,舌质紫暗或有瘀斑,脉象细涩等症状。治疗常用桃红四物汤化裁,可养血活血、祛瘀止痛。 以气虚血瘀见证为主者,兼有面色暗滞,乏力气短,舌暗苔白,脉象沉涩,偶见呕血、便黑等症状。治疗用桃红四物汤加生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桂枝,以补气健脾、活血逐瘀。 以气滞血瘀见证为主者,兼有疼痛走窜,胸胁胀满等症。治疗用桃红四物汤加柴胡、枳壳等,以疏肝理气、活血化瘀。 积滞胃痛,须辨饮食、痰湿 胃脘痛多由暴饮暴食,或饥饱失常所致,使脾失健运,胃失和降;水湿停滞,痰饮遂生;若湿聚日久化热,痰湿中阻,出现积滞胃痛之证。以胃脘胀满,疼痛拒按,嗳气酸腐为特点,伴恶心呕吐,泻下臭秽,舌苔厚腻,脉象滑实等症状,治疗常用保和丸化裁,可收消积导滞,和胃利湿之功。若脾虚食滞者可加白术、党参、茯苓;纳呆便结者加鸡内金、大黄;呕恶痛甚者加生姜、砂仁、延胡索、白芍等。以祛邪为主,勿伤正气。 以痰湿阻胃见证为主者,有胃气上逆证候。则以胃脘痞满,隐隐作痛为特点,伴头重眩晕,纳呆便溏,舌苔白腻,脉象沉滑等症状,治疗用保和丸去连翘,加平胃散、白芍、白蔻仁,健脾燥湿、化痰和胃。 以湿热中阻见证为主者,则以胃脘痞闷,消谷善饥,便溏不爽为特点,伴恶心呕吐,肢困纳呆,舌红苔黄,脉象濡数等症,治疗用保和丸去山楂、神曲,加藿香、茵陈、黄芩、薏米等,以清热利湿、芳香化浊。 笔者认为,本病病因大致可分为以上几点,病机不外乎虚、实、寒、热四类,但临证常见虚实交错、寒热夹杂之病例,应仔细予以辨证。一般来说,脾虚为虚证,肝郁、瘀血、积滞则属实证范畴;胃痛初期以实、热证为主,胃痛日久则以虚、寒证为主。从疼痛的特点分析,虚证以隐痛为主,实证则以剧痛(或刺痛、胀痛)为主;寒证遇冷痛甚,热证多见灼痛。因此应根据病因病情,来确定病性病机,然后恰当地选方用药,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。

芍药甘草汤治胃脘痛

芍药甘草汤乃《伤寒论》治汗后变证方,临床常用于治疗腹痛,取芍药配甘草酸甘化阴之意,辨证重在舌苔,常见苔少光红、剥脱,或欠润、干燥,均为胃阴不足之象。
- Advertisement -

推荐

经间期出血

感冒自疗

不孕不育21步排查法

水肿

热门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