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帝内经与佛医经

0
259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人身中本有四病:一者地,二者水,三者火,四者风。风增气起,火增热起,水增寒起,土增力盛。本从是四病,起四百四病。”

人身由四大组成,所谓地水火风。我们的皮肤骨肉属于地大,汗尿唾沫属于水大,身体温度是火大,气的运动和呼吸等属于风大。人频临死亡,四大是要解体的,首先是地大解体,身体干枯却变沉重,其次是水大解体,病者感觉像浸在冷水中,其次是火大解体,病者觉得浑身火烧似的,最后是风大解体,感觉随风飘散了。

生死之间,是人身的老和病,根本还是地水火风四大不调,出毛病了,就是经文所说的:风增气起,火增热起,水增寒起,土增力盛。由此诸病丛生。

《黄帝内经》说,治病必求于本。故积阳为天,积阴为地。阴静阳躁,阳生阴长,阳杀阴藏。阳化气,阴成形。寒极生热,热极生寒。又说,天有四时五行,以生长收藏,以生寒暑燥湿风;人有五脏化五气,以生喜怒悲忧恐。

《黄帝内经》是中医阐明医学病理的根本经典,其阴阳寒热与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,与佛经医道完全是相通的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土属身,水属口,火属眼,风属耳。火少寒多目冥。春正月二月三月寒多,夏四月五月六月风多,秋七月八月九月热多,冬十月十一月十二月。有风有寒。何以故?春寒多,以万物皆生,为寒出,故寒多。何以故?夏风多,以万物荣华,阴阳合聚,故风多。何以故?秋热多,以万物成熟故热多。何以故?冬有风有寒,以万物终亡热去,故有风寒。”

我们常说: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水有二重性,有其用,亦有其害。

中医认为,水为有形之邪,其性寒冽,最伤阳气。水在人体的新陈代谢,正如《素问之经脉别论》所说:“饮入于胃,游溢精气,上输于脾,脾气散精,上归于肺,通调水道,下输膀胱,水精四布,五经并行,合于四时五脏阴阳,揆度以为常也。”

水肿为脾、肺、肾三脏之病变。水肿,肿之于水气者。《灵枢之水胀篇》曰:“水始起也,目窠上微肿,如新卧起之状,其颈脉动时咳,阴股间寒,足胫肿,腹乃大,其水已成矣。以手按其腹,随手而起,如裹水之状,此其候也。”《素问之气厥论》曰:“肺移寒于肾,为涌水。涌水者,按腹不坚,水气客于大肠,疾行则鸣濯濯,如囊裹浆,水之病也。”肾何以能聚水而生病? 肾者,胃之关也,关门不利,故聚水而从其类也。上下溢干皮肤,故为胕肿。胕肿者,聚水而生病也。”

五脏之水,若以其脏的生理病理特点为先导,细心分析,亦分阴阳。阳水多热多实,阴水多寒多虚。所以掌握阴阳表里、寒热虚实之情,则治水之法,就能做到心中有数。

我们再说火症。人体五行各一,惟火有二:君火属于心脏,相火寄于肝肾。潜藏则温养百骸,固人寿命;发动则煎熬阴液,伤伐元气。

岐伯举病机十九条,其中属火者有五: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,火之动也;诸气膹郁,皆属于肺,火之升也;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,火之胜也;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,火之用也。又凡动皆属火:气郁则火起于肺,大怒则火起于肝,醉饱则火起于脾,思虑则火起于心,房劳则火起于肾,此五脏所动之火也。

其他由于火症而产生的问题:牙痛龈宣,腮颊颐肿,为胃火动;目黄口苦,坐卧不宁,为胆火动;舌苔喉痛,便秘不通,为大肠火动;癃闭淋沥,赤白浊带,为小肠火动;小腹作痛,小便不利,为膀胱火动;头眩体倦,手足心热,为三焦火动。

自古中医治火之法认为:实火可泻之;虚火可补之;郁火可发之;阳火宜直折;阴火宜温导。各宜随证施治。

风是百病之长,或热或寒,或东或西,所有的疾病与风之入侵有密切的关系。《黄帝内经》说:东风生于春,病在肝,俞在颈项;南风生于夏,病在心,俞在胸肋;西风生于秋,病在肺,俞在肩背;北风生于冬,病在肾,俞在腰股,中央为土,病在脾,俞在脊。故春气者,病在头;夏气者,病在脏;秋气者,病在肩背;冬气者,病在四肢。

《黄帝内经》认为,东方生风,南方生热,中央生湿,西方生燥,北方生寒。风生木,热生火,湿生土,燥生金,寒生水。肝脏出问题,体现在双目;心脏有问题,舌头上可以看出来;脾脏出问题,口气会有臭味;肺部有问题,鼻炎是症状;肾脏有问题,耳听会有所体现。

《黄帝内经》曰:冬伤于寒,春必温病;春伤于风,夏生飧泄;夏伤于暑,秋必痎疟;秋伤于湿,冬生咳嗽。

春三月,此为发陈。陈就是冬天积累的东西,到了春天,都散发开来了。所以天地有了生气,万物渐见峥嵘之色。人们意气风发,为新一年的事业而踌躇满志。这是养生之时。

夏三月,此为藩秀。藩是各种植物长满了绿色的枝叶,秀是开花了。此时,天地气交,万物生长茂盛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人们夜卧早起,辛勤劳作,日日增长。这是养长之时。

秋三月,此为容平。容就是饱满了,有了包容之量;平是天地万物生长之气平缓了。此时,田地里稻谷成熟,枝头挂果,一派丰收的景象。人之蓬勃之气开始收敛了,日子趋于安宁。这是养收之时。

冬三月,此为闭藏。闭是寒风来了,家家户户闭紧门户;藏是庄稼都收割完毕了,人们把过冬和开春用的粮食都收藏起来。此时,天地寒冷了,万物萧条;动物们开始冬眠了,人类也早卧晚起,多进补品来养精蓄锐。这是养藏之时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得卧,何以故?风多故身放。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不得卧,何以故?寒多故身缩。”说的就是同样的道理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春三月有寒,不得食麦豆,宜食粳米醍醐诸热物。夏三月有风,不得食芋豆麦,宜食粳米奶酪。秋三月有热,不得食粳米醍醐,宜食细米麨蜜稻黍。冬三月有风寒、阳兴阴合,宜食粳米胡豆羹醍醐。有时卧风起有时灭,有时卧火起有时灭,有寒起有时灭。”

从佛经的饮食道理看来,谷米是主食,一年四季都应该食用的,只是春夏应该多吃粗粮,秋冬应该多吃细粮。冬春有风寒,应该多吃醍醐。醍醐是奶酪精制而成,是乳品中的上味。人体在夏天吸收了大自然太多的热气,所以到了秋天,不应该吃醍醐而增加身体的热量了,而要多吃清凉解表、清淡细作的东西。这样身体就会保持健康了。

人类是要依靠精气来存活的。精气从哪里来呢?一从天地四季之气而来,包括呼吸的氧气;二从人消化谷米粮食的营养而来,即从五味而来。《黄帝内经》说:“天食人以五气,地食人以五味。五气入鼻,藏于心肺,上使五色修明,音声能彰;五味入口,藏于肠胃,味有所藏,以养五气,气和而生,津液相成,神乃自生”。我们有这样的经验,人断了五谷饮食,单单喝水也可以生存;若连水也断除了,空气也会让我们生存。如果天地之气断了,生命也就要结束了。

远古时候的人过着原始生活,白天在大自然之间与动物为伴,主要以百草果实为食,夜里居山洞茅屋之中。天气热了在大树底下乘凉,天气寒冷了躲进洞穴里面避寒。人类没有婚姻家庭关系,没有抚养照顾家属之累,也无须想着如何读书当官、做买卖盈利等,过的是一种恬淡的生活,一般很少生病,就算生病,外邪不能深入,故很少有病入膏肓的。

人类进入所谓的文明社会后,情况就大不相同了。欲求增多,内心有种种忧患;多在外劳作,常常受伤、受苦、受累。再加上不遵天地之规则,失却四时之从,违逆寒暑之宜。外邪之风侵入身体,朝夕与大自然相对抗,结果是内伤五脏骨髓,外伤空窍肌肤。如此小病成大病,大病则必死。圣人感叹道德沦丧、世风日下,说的更是这样的情况。

黄帝问他的老师岐伯说:“余闻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而动作不衰;今时之人,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。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?” 岐伯回答:“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  今时之人不然也,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满,不时御神,务快其心,逆于生乐,起居无节,故半百而衰也。”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人得病有十因缘。一者久坐不饭,二者食无贷,三者忧愁,四者疲极,五者淫泆,六者嗔恚,七者忍大便,八者忍小便,九者制上风,十者制下风。从是十因缘生病。”

在佛教看来,人生皆苦。乐是虚幻而短暂的,就像吃糖,吃多了亦是苦味。苦味显得更为真实而长久。人类生老病死、怨憎会苦、爱别离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阴炽盛,八苦煎熬,谁也逃不过。我们人坐久了屁股不舒服,走累腿脚不舒服,吃多了肠胃不舒服,睡多了更是心烦郁闷,总是不得自在安生。吃东西本来是人类最大的享受之一,山珍海味吃多了,一定是要往医院里跑的;男女色欲也是一般人都追求的享乐之一,过度淫乐却是夺命的勾当。人忧愁会病,发脾气会病,风吹雨打都会病。什么时候看看自己的大便过稀或过硬了,或小便短黄了,也是病症。人身从上至下,三百六十多个气穴,时刻都有可能受外邪而病。

《扁鹊见蔡桓公》的故事编在中学课本里,很多人都读过。话说扁鹊进见蔡桓公,站了一会儿,扁鹊说:“君王,您的皮肤间有点小病,不医治的话,恐怕要更厉害了。”桓侯说:“我没有病。”扁鹊走后,桓侯毫不在乎地说:“医生喜欢给没病的人治病,以此当作功名!”过了十天扁鹊又去拜见桓侯,对桓侯说:“君王,您的病已经到了肌肉里,不医治的话,会更加严重。”桓侯却不理睬他。扁鹊走后,桓侯又不高兴了。过了十天,扁鹊再去拜见桓侯,对桓侯说:“君王,您的病已经到了肠胃中,不医治的话,会更加严重。”桓侯又不理睬他。扁鹊走后,桓侯又不高兴了。过了十天,扁鹊看到桓侯后转身就跑。桓侯特地派人去问他。扁鹊说:“病在皮肤,汤药的力量所能达到的;病到了肌肉,针灸可以医治;病到了肠胃里,用艾草来灸可以治好;病到了骨髓里,那是司命所管的事了,医药已经没有办法的。现在他的病已经到了骨髓,所以我不再说话了。”过了五天,桓侯浑身疼痛,派人寻找扁鹊,扁鹊已经逃到秦国去了。于是桓侯就死去了。

《黄帝内经》说:“邪风之至,疾如风雨,故善治者,治皮毛,其次治肌肤,其次治筋脉,其次治六腑,其次治五脏。治五脏者,半死半生也。”

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。天地、乾坤、寒热、日月、四时、男女及其五脏六腑等,都是阴阳的表相。人生于天地间,从阴阳则生,逆阴阳则死,自然之理也。人身水火相济,虚则补之,实则泄之;除有余而补不足,转化相宜,处于中道。

《黄帝内经》说:“凡相五色之奇脉,面黄目青,面黄目赤,面黄目白,面黄目黑者,皆不死也。面青目赤,面赤目白,面青目黑,面黑目白,面赤目青,皆死也。”医典言:“别于阳者,知病处也,别于阴者,知生死之期。”古代名医如华佗、张仲景等深悟内经之理,故能预见生死,就是这样的道理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佛言,有九因缘,命未当尽为横尽。一不应饭为饭,二为不量饭,三为不习饭,四为不出生,五为止熟,六为不持戒,七为近恶知识,八为入里不时、不如法行,九为可避不避。如是九因缘。人命为横尽。”

其实,人类福报最差的就是因横祸而死。人是有自然寿命的,前世种种因缘早就了此生之天命。然而人类往往逆天而行,连上天赐给的这小小的福报都要损掉,不亦悲呼!佛在经文里,说出了人遭横祸而死的九种情况,下面分别为我们再详细说明,我们来看看其中的道理。

佛言:“不应饭为饭。谓不可意饭,亦谓不随四时食,亦为以饭复饭,是为不应饭为饭。”我有过很多这样的体验。比如有一次我到澳洲黄金海岸参加一个会议,开会的酒店离市区较远,餐食都安排在酒店里面。两天的会议,西人准备的多是肉食和煎炸的鱼类、薯条等,还有水果。我是素食者,好像只有水果和薯条适合我的。我知道不该吃太多薯条的,但侍应一整盘上桌,我不好浪费,就全吃了。结果第二天就喉咙干燥有痰,连续失声两天。这是明知不应饭而饭的恶果。

“不量饭者,谓不知节度,多食过足,是为不量饭。”很多人饮酒吃肉、暴饮暴食,最后被送往医院的例子,我们见得多了。我自己也不时有类似的情况,主要是晚餐本该少吃的,但见剩余的饭菜浪费了可惜,还是吃进肚子了。结果往往是整个晚上睡觉不安稳,或者打坐时感觉肚子压紧了,很不舒服。这是吃饭不适量,过分多吃的错误。

“不习饭者,谓不时食,若至他郡国,不知俗宜、饭食未习,不稍稍饭,是为不习饭。”这就是我们一般讲的水土不服。中国南北方气候不一,饮食习惯有很大差异,出差多的人体会最深刻。另外出国旅游,或者如我们移民中国外国两地跑,水土食俗不同,常常亦是导致生病或死亡的原因。

“不出生者,谓饭物未消复上饭,若服药吐下不尽便食来,是为不出生。”这样的情况,普通人一般很少去注意。上一顿饭吃的东西还没有消化,下一顿饭又来了。这样做是很容易生病的。古人的饮食常常是一天吃两餐的,现在人们又一天吃四五餐的,还说是生活水平提高了,几乎可以说是歪理。特别是佛教的修行人,提倡日中一食,或者过午不食,是有一定道理的,只是我们现代人越来越难遵行了。佛把这个事情说得很重,这是可能导致横死的。

“止熟者,谓大便小便来时不实时行,噫吐下风来时制,是为止熟。”大小便正不正常是可以检验我们身体是否健康的。憋屎憋尿会影响气血;大小便失禁是大问题。所以,我们生活有节,大小便要正常,如果有排便不畅或呕吐不止,要及时看医生。

“不持戒者。谓犯五戒,现世间盗,犯他人妇女者,便入县官,或刻或死,或得棓榜压死,若饿死,或得脱外从怨家得首死,或惊怖忧愁死,是为不持戒。”犯戒者,佛在这里所说不单是违反了佛教的戒律,而且是违反了国家的法律而受到了官府的惩处。试看我们当代中国,多少官僚商贾,作奸犯科,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扛,昨日歌舞场,转眼之间人皆谤;正叹他人命不长,哪知自己归来丧!

“近恶知识者。谓他人作恶,便来及人。何以故?不离恶知识故。恶人不计当坐之,是为近恶知识。”我们这个社会,邪师说法,如恒河沙。老师无德,教育堕落,是最大的问题。年轻一代交给恶知识手上,首先是慧命保不住了,比飞来横祸更可怕。

“入里不知时,不如法行者。谓晨暮行,亦有魍魉诤斗者。若有长吏追捕而不避。若入他家舍,妄视不可视,妄听不可听,妄犯不可犯,妄念不可念。是为入不知时不如法行。”近二十年来,我走遍了中国近三十个省份城市和乡村,总的感觉是民风少见淳朴,人与人之间冷漠相对、恶言相向的情况普遍皆是。人在江湖,难以避开种种争斗。单单是非礼莫视、非礼莫听已经不足以避免冲突了。乡里之间,入不知时、不如法行,确实是有横祸飞来的。

“可避不避者。谓弊牛马狾狗蚖蛇虫,水火坑阱,奔车驰马,拔刀醉人恶人,亦若干。是为可避不避。”这主要是指交通事故和天灾人祸。每年世界上因此损命折寿者,何止千千万万。

“如是九因缘,人命未尽为尽,黠人当识。是当避是已避得两福:一者得长寿,及得闻道好语,亦得久行道。”佛经所记录的情况,往往是三千年前人们生活的状况和警示。但是我们今日读来,一样是振聋发聩,只是我们常常糊涂了,不知道规避。诸佛对我们人类的了解确实是太透彻了,而且诸佛大悲心生,苦口婆心地提醒我们,让我们正心行道,永葆健康平安,我们是无比的感恩啊。

佛言:“有四饭:一为子饭,二为三百矛斫饭,三为皮革虫生出饭,四为灾饭。”

子饭者。谓人贪味食肉时,便自校计念:是肉皆我前世时,父母兄弟妻子亲属,亦从是不得脱生死,已得是意便止贪。是为子饭。

三百矛斫饭者。谓饭随味念复念其殃,无有数能不念味便得脱,又矛斫人为亡身,已生念复念有若干受苦。为三百矛斫饭。

皮革虫生出饭者。谓人念味,亦一切万物忧家中事,便穿人意,意作万端为出去。是为皮革虫生出饭。

灾饭者。谓一生死行皆为灾饭,如火烧万物,人所行皆当来恼身,剧火焚万物故言灾。

所以言饭者。谓人所可意念人,故言饭也。人食肉譬如食其子,诸畜生皆为我作父母兄弟妻子,不可数。

人类本来是无需饮食吃饭的,但因为有了色身,需要养它,需要使色身存活长保,于是需要吃饭。饥饿是一种疾病,吃饭就是治病,食物就是药物,吃饭后,饥饿病就治好了。

从古至今,人类的饮食习惯有了很大的变化,不同地域族群的民众,日常饮食亦是千差万别。总的来说,古人以素食为主,以粮谷类食物为主,渐渐发展到以肉食为主,乃至一切生物包括人类自身皆成为桌上菜肴。人类饮食习惯如此变化的根本原因是贪嗔痴的增长;人类的欲望多了,食物的结构和多样性进而发生变化。

佛经说,人类刚刚从光音天下生为人时,身体能飞行,意食和识食足以维持生存。那时天地一片清净,充满香气,人类闻一闻地气就吃饱了。后来人类不满足于呼吸地气,以奶酪一样的地皮为食物充饥,于是身体渐渐变得粗重,飞行的神通慢慢就消失了。后来到以五谷来养生,所谓的人类文明社会就出现了。

人类的传说故事就像迷,神话一般让人捉摸不透。人类从何而来?是神佛创造还是生物进化?似乎是兼而有之的,神佛创造在先,自身进化在后。主要的原因是自作自受,一切唯心所造。

在佛看来,饮食吃饭本身就是一种罪业。人类本来的寿命是很长的,因为贪吃的原因,生病了,折寿了,堕落了。所以吃三百颗米就是像三百支矛在我们的五脏六腑里打仗,那是如万箭穿心啊,是自残的行为,故为恶业。我们因贪欲而接受饮食,食物虽然可以为我们的气血提供养分,但它们同时消耗我们的真气,是欲火焚身的过程,给我们的寿命带来灾难,所以是灾饭。

我没有研究过中国两千多年来,人们的饮食习惯是如何变化的。但是我知道,三四十年前,我们中国大多数的老百姓还是以谷类、素菜和杂粮为主的,极少肉食,甚至一年到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吃肉的机会。我们看看现代都市的大多数家庭,肉类是每天一定有的,外出餐厅用餐更是以肉食为主。与中国家庭相比,西方发达国家肉食的比例更大,很多白人每天都要吃一公斤以上的肉类。我们普遍认为,西方人的生活条件比东方人好,因为他们的饮食更富有营养。就算这是事实真相,以素食为主的人还是更有福报的。

在佛教看来,食肉是有罪的,多食肉类自然罪行更深。贪吃是人类堕三恶道的因缘之一,贪吃肉类更是人类堕地狱畜生道的主要原因之一。佛教只是揭示事实真相而已,然而很多人因此批评佛教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食肉是否真有罪呢?唯有佛悉知悉见。既然佛经如此为我们揭示出来,信与不信,就只能考因缘了。人类多食肉,必定是多造杀业,这是一定的。我们多穿皮鞋、皮毛衣服,这些也是人类杀业的结果。诸佛千经万论,莫非是劝人为善,少造杀业。如果劝人为善也遭人诽谤,那真正是人类福薄了,所以叫道德沦丧,世风日下。

佛教因为大悲心之缘故,教导我们说,一切众生皆是互为眷属的。若人觉悟一切畜生皆是我前世父母眷属,自然不会杀害它们,更不会吃它们的肉。诸佛对佛子说,吃饭当为服药想,食肉者当为吃自己儿女之肉想。如此则生惭愧心,羞耻心。试问我们要吃自己子女的身肉,谁会忍心?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亦有六因缘,不得食肉:一者莫自杀,二者莫教杀,三者莫与杀同心,四者见杀,五者闻杀,六者疑为我故杀。无是六意得食肉,不食者有六疑。人能不食肉者,得不惊怖福。”

佛言,有三净肉、五净肉等,众生可食。不是自己亲手杀的,自己没有见闻杀的,不是专门为自己杀的,如此之类的肉食,佛开方便之门,允许众生食之。我们同样可以看出,诸佛悲悯世人,知道世人日渐堕落,贪嗔痴具足,刚强难化,一时难以调伏,故善巧变通。诸佛相信,如果众生尚存善根,一定会有觉悟回头的时候。其究竟目的,还是希望众生欢喜修行,日日扫除身心上的尘埃,哪怕是一点点而已。

当今社会,人们已经普遍是食不可无肉了。我们弘扬佛法的时候,如果说法人对初信菩萨们过分强调要素食、要禁止肉食,会把很多人吓跑的,也缺乏佛教之善巧方便和慈悲为怀的旨意。但是基本道理我们还是要讲,并且要讲通达、讲明白,既给人希望,给人欢喜,也让人警醒,让人反思。

常言道: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佛言:人能不食肉者,得不惊怖福。我们若食他人肉,吸他人血,常常做损人利己(实际上是不利己)的事情,自己内心亦会常常不安的。杀人者,会觉得被杀者会变成饿鬼来害他,找他的麻烦,所以通常晚上睡不好、做恶梦,一有风吹草动,就会惊吓个半死。我们不食肉的人,不与众生结怨了,当然就没有野鬼来恼怒了。这就是因果道理。佛说,食肉的人,纵然能够演说三藏十二部经典,亦是罗刹身,鬼神和天龙八部见了都要鄙视他,离他而去的。所以,作为修行佛子,最好是素食者。如果想弘法度人,不食众生肉是必须的。否则,如何摄受众生,成为众生之师者?

《佛医经》里,佛言食多有五罪:一者多睡眠,二者多病,三者多淫,四者不能讽诵经,五者多着世间。

《黄帝内经之评热病论》上说:“人之所以汗出者,皆生于谷,谷生于精”,这是什么意思呢?是人所以出汗,就由于饮食,这个谷气,古人说的“谷”就是五谷的谷,主要的是饮食所化生的。这个谷气不能直接为汗,它得在胃经过消化之后,变成养人之精气,这个精就是精气,所以说谷生于精,就是谷气变成精气之后才能为汗。而就现代生理学解释,就是我们饮食经过消化,吸取的营养成分,血管吸收进来的营养成分供给周身。这种营养成分,经过人体吸收,古人叫做精气,这个精气是养人的,养人之精气,就是精真之气,古人都是这么说的。如果我们人正气足了,是无需饮食吃饭的。

我们饮食吃饭,目的是为了养护色身不死而已。人之色身,五脏六腑,其实所需无多,基本温饱可矣。所谓病从口入,人们得病往往是因为食多了,饮食过量,故而得病。佛在这里说,贪吃有五种罪过,说得非常明白,很多人都有切身体会。佛教规定佛子日中一食,过午不食,虽然极少人行,其中是包含了很深的道理的。当我们一旦真正做到日中一食的时候,我们真正是有修行有福报的人了,诸佛欢喜。

特别是晚餐,末学有深刻的体会,有时候为了避免浪费,我常常将家里剩饭菜吃完,结果是晚上难以入睡,或者睡眠的时间会更长,而人也显得更疲惫。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我们晚睡时身体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去消化过量的食物,反而导致睡眠的质量下降。如果是晚上想禅坐,吃多了是更加不行的;人会感到身体之气被堵得密,身心都会很不自在。

修行人时间长了,一定有这样的感受:饮食清淡了,减少了,人反而越来越精神了,神志更加清爽,人的思维会更加敏捷。这跟现代人流行的刻意减肥是不一样的,身不静、心不定,刻意减少饮食只能对身体造成伤害,跟觉悟修行是两码事。修行人的功课,行住坐卧都有体现,饮食健康了,不单气血畅顺了,精神亦会有所超越,人间的这点福报根本就不在乎了。

我们再看经文。“何以故?人贪淫人知色味,嗔恚知横至味,痴人知饭食味。”这是从贪嗔痴三个方面来讲。贪色之人,见秀色可餐,淫心大发,以色相为美味;爱发脾气的人,人很蛮横,蛮不讲理;愚痴的人,就是因为常常吃太多了,越吃越多睡,越睡越笨,什么都不想做了,所以人的聪明才智与饮食是否过量有关。

我们早上起床时,闻一闻自己嘴口吐出来的气,如果有臭味,有干涩味,脾胃肯定有问题,或者是饮食不洁,或过量了;如果患鼻炎,睡觉时鼻子呼吸不畅顺,需要借助嘴巴来呼吸,口气亦会发臭,亦说明脾胃和肺部有问题。这时,要注意清淡饮食,多喝水,改善脾胃的阴阳。如果口气渐渐转淡了,没有不好的气味,说明健康慢慢改善了。

请继续看《佛医经》。律经说:人贪味味复味得生不得美味。佛言:一食者为欲断生死,亦随贪,不能行道;为得天眼,自知所从来生,去至何所。人不念死,多食,常念妇人,皆堕百四十恶。中天皆用饭故,犯十恶后生便失人形,堕畜生中。既得作人,饥渴血出;嗔恚,傍生于爱内生于贪。

这里是说饮食吃饭的恶报。人吃饭是因为贪心,贪五味之香甜。人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吃饭,因而色身得以生长,有生,则有老病死。人以为自己得到了美味,实际上是失去了更美味的东西,就是作为圣人、真人如神佛般的福报和享受。如果我们吃饭长养色身,是为了断除生死之苦,这也是属于贪心;这些人以为这样就叫做行道,因为有所求之故,与菩提正道是相违背的。比如有人行道,想得到神通,如天眼通、天耳通等等,可以看到自己前生今世,能预知未来。如果执着在神通的追求上,亦是贪心,与道相违背。

从前,净土宗祖师印光法师在自己的小禅房写了一个死字,时时警惕自己,以此为修行的一面镜子。这样,自然会消除贪心,更不会多吃多占。经文说,多食之人,常念妇人,总想着男女之事,因为饮食男女就概况了普通人生活的全部。这是堕落恶道的因缘;真正的修行人会非常警惕的。

就算是天人,天道有二十八重,天人的寿命福报各各不同。中天之人,就是福报稍微差一点的天人,他们亦饮食吃饭,亦会犯身口意十恶之罪,结果是丧失人身,堕畜生道。如果他们又投胎为人,受饥渴流血之苦;如果嗔恨心重,生为畜生,境况会更加痛苦。这些都是因为贪心、贪爱而得到的果报。

人如果血气充足,是无需多饮食的;饮食的量越少,说明人的身心健康境界越好。意食和思食可以减少导致疾病的因缘,色食得病的机会相对更多。人们饮食吃饭,就有大小便,大小便是人类健康的重要标志。比如我们如果观察自身的大便,如果气味很臭,说明消化系统运作不是很正常,健康状况欠佳;如果气味很淡,说明健康状况良好。如果大便成希拉的水状或便秘,一定是消化系统有问题,间接说明脾胃、肝肾都有问题;如果是条状并且排出很顺畅的,说明健康情况良好。当大便落到便缸时,如果水马上变得很浑浊或者粘起来了,说明健康有问题;如果水和粪便仍然分开,能清晰可辨,说明健康是良好的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佛说有大福:自饥以饭与人,令人得命,是为大福。后生饶饮食乏嗔恚,亦无所施施亦不得。但意恣贪淫,亦无所施。但得意恣,非我所有。一钱以上,不得取故。作贪欲,空,自苦作罪。道人不有忧愁,忧随怒愁随贪。”

佛说,肯布施的人是有大福报的。宁愿自己不吃饭,而将饮食布施给饥饿的人,延长他人的寿命,对自己来说,这是在积福。乐于布施他人饮食的人,一般来说,很少会有嗔恨心。布施的时候,只要三业清净,福德是非常圆满的。人是因为思想太贪,而舍不得布施的。贪心得来的东西,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的。相反,我们把自己的东西布施出去,就是消除自己的贪嗔痴。贪心的人,会造偷盗的恶业,不管多少,甚至一钱,亦是在造恶业。万物皆空,我们贪来的东西终究亦是归空;偷盗是遭罪,结果是果报自受。修道之人,舍去世间欲,只会做利益他人的事情。修道之人,自身不会有忧患烦恼,不会终日里为生计而发愁的。人有忧愁、愤恨,都是因为贪心的缘故。

《佛医经》言:“我辈有死岁,有死月,有死日,有死时。亦不知亦不畏,亦不行道,亦不持戒。东走西走。忧铜忧铁,忧田宅奴婢。但益人恼增人苦,为种畜生习。”

常言道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医生可以医病,不可以医命;人的寿命若到了,任何医药都是无可奈何的。这是说一般人的命运。很多人因为不知道这些基本的道理,而日日逆天而行,违反因果,造作罪业,将自己的福报和寿命折损了。好像经文这里说,他们“亦不知,亦不畏”,自己平日在做什么、是否对错,完全不明了;他们无知而不畏惧死亡,故而把自己身体白白糟蹋了。他们既不行道,也不持戒,不摄心自省,整日里向外驰求,为了追求物欲之享乐,东走西走。没有钱的为钱而烦忧,没有房子的为房子而烦忧,种种求不得苦,日日烦恼增长;种种作为,都是为自身造作地狱、畜生等恶道的业因,不亦悲呼!

《黄帝内经》的阴阳别论,关于死,有精辟的记录,末学引述如下:

黄帝问道:人有四经十二从,这是什么意思?

歧伯回答说:四经,是指与四时相应的正常脉象,十二从,是指与十二个月相应的十二经脉。 脉有阴有阳,能了解什么是阳脉,就能知道什么是阴脉,能了解什么是阴脉,就能知道什么是阳脉。阳脉有五种,就是春微弦,夏微钩,长夏微缓,秋微毛,冬微石。五时各有五脏的阳脉,所以五时配合五脏,则为二十五种阳脉。所谓阴脉,就是脉没有胃气,称为真脏脉象真脏脉是胃气已经败坏的象征,败象已见,就可以断其必死。所谓阳脉,就是指有胃气之脉。辨别阳脉的情况,就可以知道病变的所在;辨别真脏脉的情况,就可以知道死亡的时期。三阳经脉的诊察部位,在结喉两旁的人迎穴,三阴经脉的诊察部位,在手鱼际之后的寸口。一般在健康状态之下,人迎与寸口的脉象是一致的。辨别属阳的胃脉,能知道时令气候和疾病的宜忌;辨别属阴的真脏脉,能知道病人的死生时期。临证时应谨慎而熟练地辨别阴脉与阳脉,就不致疑惑不绝而众议纷纭了。

凡诊得无胃气的真藏脉,例如:肝脉来的形象,如一线孤悬,似断似绝,或者来得弦急而硬,十八日当死;心脉来时,孤悬断绝,九日当死;脉脉来时,孤悬断绝,十二日当死;肾脉来时,孤悬断绝,七日当死;脾脉来时,孤悬断绝,四日当死。

一般地说:胃肠有病,则可影响心脾,病人往往有难以告人的隐情,如果是女子就会月经不调,甚至经闭。若病久传变,或者形体逐渐消瘦,成为“风消”,或者呼吸短促,气息上逆,成为“息贲”,就不可治疗了。 一般地说:太阳经发病,多有寒热的症状,或者下部发生痈肿,或者两足痿弱无力而逆冷,腿肚酸痛。若病久传化,或为皮肤干燥而不润泽,或变为颓疝。

一般的说:少阳经发病,生发之气即减少,或易患咳嗽,或易患泄泻。若病久传变,或为心虚掣痛,或为饮食不下,阻塞不通。

阳明与厥隐发病,主病惊骇,背痛,常常嗳气、呵欠,名曰风厥。少阴和少阳发病,腹部作胀,心下满闷,时欲叹气。太阳和太阴发病,则为半身不遂的偏枯症,或者变易常用而痿弱无力,或者四肢不能举动。

脉搏鼓动于指下,来时有力,去时力衰,叫做钩脉;稍无力,来势轻虚而浮,叫做毛脉;有力而紧张,如按琴瑟的弦,叫做弦脉;有力而必须重按,轻按不足,叫做石脉;既非无力,又不过于有力,一来一去,脉象和缓,流通平顺,叫做滑脉。

阴阳失去平衡,以致阴气争胜于内,阳气扰乱于外,汗出不止,四肢厥冷,下厥上逆,浮阳熏肺,发生喘鸣。

阴之所以不能生化,由于阴阳的平衡,是谓正常。如果以刚与刚,则阳气破散,阴气亦必随之消亡;倘若阴气独盛,则寒湿偏胜,亦为刚柔不和,经脉气血亦致败绝。

属于死阴的病,不过三日就要死;属于生阳的病,不过四天就会痊愈。所谓生阳、死阴:例如肝病传心,为木生火,得其生气,叫做生阳;心病传肺,为火克金,金被火消亡,叫做死阴,肺病传肾,以饮传阴,无阳之候,叫做重阴;肾病传脾,水反侮土,叫做辟阴,是不治的死症。

邪气郁结于阳经,则四肢浮肿,以四肢为诸阳之本;邪气郁结于阴经,则大便下血,以阴络伤则血下溢,初结一升,再结二升,三结三升;阴经阳经都有邪气郁结,而偏重于阴经方面的,就会发生“石水”之病,少腹肿胀;邪气郁结于二阳(足阳明胃、手阳明大肠),则肠胃俱热,多为消渴之症;邪气郁结于三阳(足太阳膀胱、手太阳小肠),则多为上下不通的隔症;邪气郁结于三阴(足太阴脾、手太阴肺),多为水肿膨胀的病;邪气郁结于一阴一阳(指厥阴和少阳)多为喉痹之病。

阴脉搏动有力,与阳脉有明显的区别,这是怀孕的现象;阴阳脉(尺脉、寸脉)具虚而患痢疾的,是为死症;阳脉加倍于阴脉,当有汗出,阴脉虚而阳脉搏击,火迫血行,在妇人为血崩。

三阴(指手太阴肺、足太阴脾)之脉,俱搏击于指下,大约到二十天半夜时死亡;二阴就(指手少阴心、足少阴肾)之脉俱搏击于指下,大约到十三天傍晚时死亡;一阴(指手厥阴心胞络、足厥阴肝)之脉俱搏击于指下,而鼓动过甚的,三天就要死亡;三阴三阳之脉俱搏,心腹胀满,阴阳之气发泄已尽,大小便不通,则五日死;三阳(指足阳明胃、手阳明大肠)之脉俱搏击于指下,患有温病的,无法治疗,不过十日就要死了。

我们接着看《佛医经》。

佛言:人治生,譬如蜂作蜜,采取众华;勤苦积日已成,人便攻取去,唐自苦,不得自给。人求是念是忧有忧无饥渴勤苦,合聚财物,未死忧五家分,或水火盗贼县官病痛,多不如意。己死他人得之,身当得其罪,毒痛不可言。五分者:一者火分,二者水分,三者盗贼分,四者县官分,五者贫昆弟分。何为无忧所有?人不计是五分忧,苦剧不弃,是忧苦有万端,结在腹中。

离道远法,人法生贾作,得利不当喜,不得利亦不当忧,是皆前世宿命所致。人有贪贪便不得利,正使得一天下财物,亦不能猛自用之,亦不随人去。但益人结,但有苦恼,但种后世缘因。缘因如火,如火无所不烧。我辈不觉,是黠不敢妄摇,知为增苦种罪。

作者:莲龙居士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