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症详解

0
336

四句科普,总结虚症:阴虚发热;阳虚怕冷;血虚发燥;气虚无力。

什么是阴虚?什么是阳虚?什么是血虚?什么是气虚?

气虚症泛指全身无力,极易疲乏,呼吸气短,说话声音低,甚至懒言少语,平日出汗多。本症在临床上,可随疾病出现的脏腑部位不同而可以兼见:

肺气虚者:症状为咳嗽声音低、咳痰无力,易得感冒。
心气虚者:症状为面色苍白、健忘、心烧等。
肾气虚者:遗精、夜尿多。
脾气虚者:饭后胃部胀满不舒,大便稀、不成形,消化功能差,饭量少。

阴虚症往往表现为体形消瘦,口干、鼻干、咽干,午后发热或手心、足心发热。具体又分为:

肺阴虚:干咳、痰少而粘,或痰中带血、声音嘶哑,睡眠状态下出汗,醒后出汗自止(俗称盗汗)。
脾阴虚:不思饮食,食后不易消化,干恶心,口干、口渴,大便干结,消瘦。
肾阴虚:腰困腿软、足跟痛,手足心热或兼有心烦热,失眠盗汗,遗精,脱发、齿摇。
肝阴虚:头晕、头痛,眼干,怕光,两眼昏花或夜盲,失眠多梦,指甲光泽度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肝肾阴虚常常同时并见,肝阴虚可到肾阴虚,肾阴虚常可致肝肾虚。

阳虚症常常怕冷,四肢尤其是手足发冷、发凉,口中无味、不渴,小便色淡、量多,尤其是夜尿较多,浑身无力,易疲乏等。阳虚症在夏季症状较轻,冬季症状则加重,且常由气虚症进一步发展为阳虚症。

脾阳虚症:食欲减退,胃部喜欢温热,按压后胃部舒适,口淡无味,喜欢热饮,大便稀或含有不消化的食物,伴有水肿,面色虚白,女性白带清稀而量多,甚至胃痛,得温痛减,遇冷加重。
肾阳虚症:腰部、膝部酸困、发冷,肢体怕冷,小便清长或遗尿,浮肿(以腰下多见),阳痿遗精,女性表现为不孕或黎明前脐周围作痛,肠鸣腹泻,泻后痛减消失。
心阳虚症:心慌,胸闷,胸憋气短,心中空虚,易受惊吓,惊吓后心中惶惶不安,甚至心前区疼痛。

血虚症面色发黄或面白无色泽,口唇颜色淡,头晕,失眠,女性月经量减少,周期延长,甚至闭经,皮肤无光泽,头晕常在劳累后发作或加重,指甲苍白,头痛程度较轻,遇劳累后加重,常兼有气虚的症状,如懒言少语,疲乏无力,汗多。

心血虚:心慌,心烦,失眠,多梦,健忘,面色淡,唇舌色淡,多发生在体质虚弱者。
肝血虚:看东西时两眼昏花、干涩,指甲无光泽、色淡、脆而薄,甚至变形,夜盲,看东西模糊,耳鸣,手脚肢体麻木,体形消瘦,女性月经量少,色淡,甚至闭经,失眠多梦,易惊醒。

以上仅仅是一些常见虚症的表现症状。中医学认为气、血、阴、阳之间可以互相转化,或者同时出现,也就是说,许多症状不仅见于一个症形,还可见于许多症形当中,需要和其它症状结合起来一起考虑,因此,患者当难以辨别时,一定要找有经验的中医诊断。


补阴药:沙参、麦门冬、龟甲、鳖甲

性能、功效、应用:

沙参:沙参有北沙参与南沙参之分。北沙参味甘微苦而性微寒,主归肺、胃经。功效:养阴清肺,益胃生津。北沙参甘寒能养肺、胃之阴,清热生津。可用于肺阴虚的肺热燥咳,干咳少痰,或劳嗽久咳,咽干音哑;胃阴虚或热伤胃阴的口渴咽干,舌红津少,胃脘嘈杂、干呕、隐痛等症。南沙参:功效养阴清肺,化痰,益气。南沙参味甘而性微寒,主归肺、胃经。南沙参亦能清润肺之燥热而化痰止咳,并能益气养胃生津。对肺阴虚的燥热干咳,痰少而粘,不易咯出者;胃津亏耗,气亦不足的咽干口燥,舌红少津,或食少不饥者,皆可应用。

麦冬:味甘、微苦,性微寒。主归心、肺、胃经。麦冬对心、肺、胃三经,无论是阴虚有热,或温热病邪伤及其阴,皆为常用要药。功效:养阴润肺,益胃生津,清心除烦。常用于胃阴虚或热伤胃阴的口渴咽干,大便燥结,常与玉竹、沙参、玄参、生地黄配伍;肺阴不足而有燥热的干咳少痰或痰粘,常与阿胶、杏仁配伍;阴虚有热的心烦不寐,或热邪扰及心营,身热烦躁,舌绛而干等证,常与生地黄、酸枣仁、黄连等配伍。

龟甲:味甘、咸,性寒,主归肝、肾、心经。功效:滋阴潜阳,益肾健骨,固经止血,养血补心。本品既能滋补肝肾之阴而退内热,又可潜降肝阳而息内风,为滋阴潜阳要药。对阴虚内热之骨蒸盗汗,阴虚阳亢之头晕目眩,阴虚风动之手足蠕动等证,皆为常用,常与生地黄、牡蛎、鳖甲配伍;本品既能益肾健骨,又可补血滋阴。对肾虚之腰膝痿软,小儿囟门不合,齿迟行迟,亦为必用,常与熟地黄、牛膝等配伍。本品既能滋补肾阴以固冲任,又可清热与止血。对阴虚血热,冲任不固之崩漏,月经过多,用之甚效,常与黄柏、香附等配伍。本品能养血补心。可用于心虚的惊悸、失眠、健忘等,常与龙骨、远志等配伍。
鳖甲:味咸、性寒。主归肝、肾经。功效:滋阴潜阳,软坚散结。本品善能滋阴清热,潜阳息风,对阴虚发热之夜热早凉或劳热骨蒸,阴虚阳亢之头晕目眩,及热病伤阴之虚风内动,皆为要药,常与青蒿、秦艽、知母等配伍。又能软坚散结,常用于症瘕积聚、疟母等证,常与柴胡、丹皮、土鳖虫等配伍。

天门冬、石斛、玉竹、百合、枸杞子 – 功效、主治病证:

天冬:功能养阴润燥,清火,生津。主治阴虚肺热的燥咳或劳嗽咳血;又能滋肾阴,清降虚火,生津润燥,故又治肾阴不足,阴虚火旺的潮热盗汗、遗精,内热消渴,肠燥便秘。
石斛:功能养阴清热,益胃生津。主治热病伤津,低热烦渴,口燥咽于,舌红苔少等证;本品又善养胃阴,生津液,故治胃阴不足,口渴咽干,食少呕逆,胃脘嘈杂,隐痛或灼痛,舌光少苔等证;本品又能补肾养肝明目与强筋骨,故还可用治肾虚目暗,视力减退及肾虚痿痹,腰脚软弱等证。
玉竹:功能养阴润燥,生津止渴。主治阴虚肺燥的干咳少痰;本品又能益胃生津止渴,故又治热病伤津,烦热口渴及消渴。本品养阴而不恋邪,为其所长,故又可用于阴虚外感风热证。
百合:功能养阴润肺止咳,清心安神。主治肺阴虚的燥热咳嗽及劳嗽久咳,痰中带血等证;又能清心安神,可用于热病余热未清,虚烦惊悸,失眠多梦等证,常与知母、生地黄配伍,以增强养阴清心安神之功。
枸杞子:功能补肝肾,明目。主治肾虚遗精,肝肾阴虚,视力模糊及消渴等证。

黄精、墨旱莲、女贞子 – 药物的功效:
黄精:功能滋肾润肺,补脾益气。
墨旱莲:功能补肝肾之阴,凉血止血。
女贞子:功能补肝肾之阴,乌须明目。

石斛、龟甲、鳖甲 – 用法:
石斛:入汤剂宜先煎。
龟甲:入汤剂宜先煎。
鳖甲:入汤剂宜先煎。滋阴潜阳宜生用,软坚散结宜醋炙用。

沙参、石斛、龟甲、鳖甲 – 使用注意:
沙参:虚寒证忌服。反藜芦。
石斛:石斛能恋邪,使邪不外达,故温热病不宜早用;本品又能助湿,若湿温尚未化燥者忌用。
龟甲:脾胃虚寒者忌服。孕妇慎用。
鳖甲:脾胃虚寒,食少便溏及孕妇忌用。

南沙参与北沙参、麦门冬与天门冬、龟甲与鳖甲等相似药物性能功用的共同点与不同点

南沙参与北沙参:南沙参与北沙参之性能功用基本相似。但就养阴、清热、生津之功效而言,南沙参力不及北沙参;就化痰作用而言;则南沙参优于北沙参,且有益气之功。
麦冬与天冬:两者药性均为寒凉,均能养肺阴,常相须为用。但天冬寒润之力强于麦冬,长于滋肾阴而清降虚火;麦冬则寒润之力较弱,偏于养胃生津、润肺与清心除烦。两者在作用部位上尚有偏上偏下之分。
龟甲与鳖甲:两者均能滋阴清热,潜阳息风,用治阴虚发热,阴虚阳亢与阴虚风动等证,常相须为用。但比较其功力,相同之中略有差异,即滋阴以龟甲为主,潜阳则以鳖甲为长。故欲其滋阴为主之方多用龟甲;欲其退夜热早凉、骨蒸为主之方多用鳖甲。鳖甲能软坚散结,常用治症瘕积聚、疟母等症,则为鳖甲之所长,而龟甲则无此作用。但龟甲能补肾健骨,治腰膝酸软,囟门不合,及固经止血,养血补心等,鳖甲很少应用。

补阳药:鹿茸、淫羊藿、杜仲、续断、菟丝子

性能、功效、应用:

鹿茸:味甘、咸,性温。主归肾、肝经。鹿茸乃血肉有情之品,既能补督脉之阳气,温壮肾阳,又能生精补髓,健骨强筋,故为治元阳不足,精血亏虚的要药。功效:壮肾阳,益精血,强筋骨,调冲任,托疮毒。主治肾阳不足,精血亏虚的神疲乏力,畏寒肢冷,阳痿早泄,遗尿尿频,宫寒不孕,头晕耳鸣,腰膝酸痛,筋骨痿软;小儿发育不良,囟门过期不合,齿迟,行迟等证。因其尚有补肝肾,调冲任,固崩止带之效,故又可用于冲任虚寒,带脉不固的崩漏带下之证。对阴疽疮肿内陷不起,或疮疡久溃,因精血亏虚,脓稀不敛之证,可用本品温补内托和生肌。

淫羊藿:味辛、甘,性温。主归肝、肾经。淫羊藿甘温能助阳益精,强健筋骨;辛温能祛风除湿,散寒通痹。功效:温肾壮阳,强筋骨,祛风湿。可用于肾阳虚的阳痿、不孕,肝肾不足的筋骨痹痛、风湿拘挛麻木等证。现代常用于肾阳虚的喘咳及妇女更年期高血压等症。

杜仲:味甘,性温。主归肝、肾经。功效:补肝肾,强筋骨,安胎。凡肝肾不足腰膝酸痛、下肢痿软,妊娠胎动不安,或习惯性流产等用之有较好疗效,为临床常用要药。此外,肾虚阳痿、尿频等,亦可应用。据现代研究,杜仲有降血压作用,故临床又常用治高血压症,对肾虚型尤为适宜。

续断:味苦、甘、辛,性微温。主归肝、肾经。本品补而不滞,行而不泄,为补益肝肾,宣通筋脉之要药。本品味兼苦辛,补中有行,以调血脉、续筋骨为重。功效:补肝肾,强筋骨,止血安胎,疗伤续折。主治肝肾不足腰痛脚弱,风湿痹痛,胎动欲坠,崩漏经多,及跌扑损伤,骨折肿痛等血脉郁滞不宣之证。
菟丝子:味甘性温,主归肝、肾、脾经。本品甘温质润,不燥不滞。功效:补肾固精,养肝明目,止泻,安胎。因其既能补肾阳肾阴,又可固精缩尿,养肝明目,安胎,止泻,故为补肝、益肾之良药。主治肾虚腰痛、阳痿遗精、尿频、带下,肝肾亏虚的目昏目暗、视力减退、胎动不安,脾肾虚泻及肾虚消渴等证。

巴戟天、冬虫夏草、紫河车、补骨脂 – 功效、主治病证:

巴戟天:功能补肾阳,强筋骨,祛风湿。主治肾阳虚弱的阳痿、不孕、月经不调、少腹冷痛,及肝肾不足的筋骨痿软、腰膝疼痛,或风湿久痹,步履艰难等症。
冬虫夏草:功能益肾壮阳,补肺平喘,止血化痰。主治肾虚腰痛,阳痿遗精,肺虚或肺肾两虚之久咳虚喘,劳嗽痰血,及病后体虚,自汗畏寒等证。
紫河车:功能温肾补精,益气养血。主治肾气不足,精血亏虚的不孕,阳痿遗精,腰酸耳鸣等;肺肾两虚的喘嗽;气血不足,萎黄消瘦,产后乳少等。此外,还可治癫痫及某些过敏性疾病或免疫缺陷病症。
补骨脂:功能补肾助阳,固精缩尿,暖脾止泻,纳气平喘。主治肾阳不足,命门火衰的膝腰冷痛、阳痿、遗精、尿频等;脾肾阳虚泄泻。因能补肾阳而纳气平喘,又可用于肾不纳气的虚喘。此外,还可治白癜风。

肉苁蓉、仙茅、骨碎补、狗脊、益智仁、蛤蚧、沙苑子 功效:

肉苁蓉:功能补肾阳,益精血,润肠通便。
仙茅:功能温肾壮阳,强筋骨,祛寒湿。
骨碎补:功能补肾,活血,止血,续伤。
狗脊:功能补肝肾,强筋骨,祛风湿。
益智仁:功效暖肾固精缩尿,温脾开胃止泻摄唾。
蛤蚧:功能助肾阳,益精血,补肺气,定喘嗽。
沙苑子:功能补肾固精,养肝明目。

鹿茸 – 用量用法:
鹿茸:1-3g,研细末,一日三次分服。或入丸散,随方配制。

鹿茸、肉苁蓉、补骨脂 – 使用注意:
鹿茸:服用本品宜从小量开始,缓缓增加,取“大虚缓补”之义。如骤用大量,易致阳升风动,头晕目赤,或助火动血,而致鼻衄。凡阴虚阳亢,血分有热,胃火盛或肺有痰热,以及外感热病者,均应忌服。
肉苁蓉:肉苁蓉补阳而不燥,药力和缓,入药少则不效,故用量宜大。因能助阳,润肠,故阴虚火旺及大便泄泻者忌服。肠胃有湿热之大便秘结者亦不宜服。
补骨脂:本品性质温燥,能伤阴助火,故阴虚火旺及大便泄泻者忌服。

杜仲与续断等相似药物性能功用的共同点与不同点

杜仲与续断:均能补肝肾,强筋骨,止血安胎,疗伤续折。杜仲以补肝肾为重,故一般治肝肾不足的腰膝酸痛、下肢痿软、胎动不安等,以用杜仲为优,且可降血压;续断补而不滞,行而不泄,为补益肝肾,宣通筋脉之要药。凡肝肾不足腰痛脚弱,风湿痹痛,胎动欲坠,崩漏经多,及跌扑损伤,骨折肿痛等血脉郁滞不宣之证,均可用之。续断功用近似杜仲,但在使用中各有侧重。续断味兼苦辛,补中有行,以调血脉、续筋骨为重,故常用治跌扑损伤,骨折肿痛,又能止崩漏。

补血药:当归、熟地黄、何首乌、白芍、阿胶

性能、功效、应用:

当归:味甘、辛,性温。主归肝、心、脾经。本品其质柔润,有良好的补血、活血作用。当归其气轻而辛,故又能行血,补中有动,并善调经、止痛,养血润肠,又可止久咳气喘。为用治血虚,或血虚而兼有瘀滞的月经不调、痛经、经闭等证的要药。功效:补血,活血,调经,止痛,润肠。对虚寒诸痛、风湿痹痛、跌打损伤、痈疽疮疡等证,可利用其活血、止痛、温散寒滞之功而获效。亦可用治血虚肠燥便秘,久咳气喘等症。血虚与气血两虚者皆可应用当归,但其配伍有所区别。一般用治血虚,面色萎黄,眩晕心悸,常配熟地、白芍等。治气血两虚,神倦无力,或有低热,脉大而虚,常配黄芪、人参等,以益气生血。当归为妇科调经要药,既能调经,又善补血活血,散寒止痛。故无论月经不调,痛经,经闭之因于血虚或血虚而有瘀滞,及兼有寒凝疼痛者,皆可应用。对月经不调、痛经,因于气滞血瘀者,常配香附、桃仁、红花等;因于寒凝者,常配肉桂、艾叶等。当归可广泛用于血虚、血滞而兼有寒凝,月经失调,跌打损伤,风湿痹阻,以及疮疡等诸多疼痛证。当归既可用于疮疡初期,以活血消肿止痛;又可用于疮疡溃后,气血亏虚,以补血生肌,为外科常用药。疮疡初期,红肿痛热者,常配金银花、连翘、炮山甲等,以解毒消肿止痛;治疮疡已溃,气血亏虚者,常配人参、黄芪、熟地黄等,以益气补血生肌。本品还能养血润肠通便,多用于血虚肠燥的便秘。

白芍:味苦、酸、甘,性微寒。主归肝、脾经。功效:养血调经,平肝止痛,敛阴止汗。因其能养血敛阴,调经止痛,故可用于血虚或阴虚有热的月经失调,经行腹痛,崩漏等证。因其能养阴平肝,缓急止痛,可用于肝阴不足,肝气不舒或肝阳偏亢的头痛、眩晕、胁肋疼痛、脘腹四肢拘挛作痛等证。治疗脘腹手足挛急疼痛,常配甘草以缓急止痛。另外,本品尚能敛阴和营而止汗,可用于阴虚盗汗及营卫不和的表虚自汗证。治阴虚盗汗,常配生地黄、牡蛎等,以敛阴止汗。治营卫不和,表虚自汗,则常配桂枝,以调和营卫而止汗。

阿胶:味甘、性平。主归肺、肝、肾经。功效:补血,止血,滋阴润燥。主治血虚萎黄、眩晕、心悸,多种出血证,尤以兼见阴虚、血虚者为宜;本品能滋阴润燥,故常用于阴虚证及燥证(如温燥伤肺,热病伤阴的虚烦不眠及液涸风动等)等。

龙眼肉功效、主治病证:

龙眼肉:功效补益心脾,养血安神,为性质和平的滋补良药。主治心脾气血不足的心悸、失眠、健忘等证。

当归、熟地黄、阿胶

用法:
当归:一般生用,为加强活血作用则酒炒用。
熟地黄:宜与健脾胃药如砂仁、陈皮等同用。炒炭用于止血。
阿胶:用开水或黄酒化服;入汤剂应烊化冲服。止血宜蒲黄炒,润肺宜蛤粉炒。

当归、熟地黄、白芍、阿胶 – 使用注意:
当归:湿盛中满、大便泄泻者忌服。
熟地黄:本品性质滋腻粘滞,较生地更甚,有碍消化,凡气滞痰多、脘腹胀满食少便溏者忌服。
白芍:阳衰虚寒之证不宜单独应用。反藜芦。
阿胶:本品性质滋腻粘滞,有碍消化。如脾胃薄弱、不思饮食,或纳食不消,以及呕吐泄泻者均忌服。

当归与熟地黄、生地黄与熟地黄、白芍与赤芍等相似药物性能功用的共同点与不同点

当归与熟地黄:均为补血常用要药,用治血虚诸证。但当归又入心、脾两经,味辛,能活血,调经,止痛,润肠。又可止久咳气喘。对血虚而兼有瘀滞的月经不调、痛经、经闭等证均为要药,对虚寒诸痛、风湿痹痛、跌打损伤、痈疽疮疡等证,亦可因其活血、止痛、温散寒滞之功而有确实疗效。同时,血虚肠燥便秘,久咳气喘等,亦可用以为治。当归既可用于疮疡初期,以活血消肿止痛;又可用于疮疡溃后,气血亏虚,以补血生肌,故是外科常用药。而熟地黄味甘厚,性微温,质地柔润,为滋补肝肾阴血不足的常用要药。既能补血,治血虚萎黄、眩晕、心悸失眠、月经不调、崩漏等证;又善滋阴,治肾阴不足的潮热骨蒸、盗汗、遗精、消渴等证。对肝肾精血亏虚的腰膝酸软、眩晕耳鸣、须发早白等,又可益精填髓。

生地黄与熟地黄:生地黄与熟地黄均能养阴滋阴。但生地黄甘苦性寒,能清热凉血,养阴生津。以治温病热入营血,舌绛烦渴,血热吐衄发斑,及阴虚内热消渴等为主。熟地黄则甘而微温。专主肝肾阴虚,补血滋阴而益精髓。以治血虚阴亏,精血不足的潮热骨蒸,盗汗遗精,腰膝酸软,心悸失眠,眩晕耳鸣,须发早白及消渴等为主,而无清热凉血之功。

白芍与赤芍:白芍与赤芍,均味苦性微寒,均入肝经,均能止痛。但白芍则长于敛阴、养血、平肝;赤芍长于清热凉血、散瘀和清泻肝火。在应用上,白芍则主治血虚阴亏,肝阳偏亢诸证,如血虚或阴虚有热的月经不调,虚汗不止,肝阳偏亢的眩晕耳鸣,烦躁易怒等;赤芍主治血热、血瘀、肝火所致诸证,如热入营血的斑疹吐衄,血热瘀滞的经闭症瘕、痈肿疮毒,肝火上炎的目赤翳障等;两者虽皆能止痛,但白芍主治血虚或阴虚肝旺所致之痛,赤芍主治血热瘀滞所致之痛。

补气药:人参、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甘草

性能、功效、应用:

人参:味甘、微苦,性微温。主归心、脾、肺经。人参主要是大补元气与脾、肺之气。为治气虚欲脱、脉微欲绝危重证候的要药。功效:大补元气,补脾益肺,生津,安神。现代用于心力衰竭,心原性休克亦甚有效。亦是治疗脾气不足、倦怠乏力、食少便溏,及肺气虚弱、短气喘促、懒言声微、脉虚自汗等证的常用药。因其尚有益气生津,益气安神,益气生血,益气摄血和益气壮阳之效,故又可用于气津两伤的口渴及消渴证,气血亏虚、神志不安的心悸、失眠、健忘证,血虚证,气不摄血的出血证和阳痿等多种病证。对正气虚而邪气留恋不去者,可用人参补益正气,使邪气自不能容,故又常作为扶正祛邪药使用。

党参:味甘,性平,主归脾、肺经。党参补气、生津、养血及扶正祛邪等功效与人参基本类似而力较弱。党参不腻不燥,其补气之功,以用于脾气不足的体虚倦怠,食少便溏;肺气亏虚的咳嗽气促,语声低弱为主。主要功效为益气,生津,养血。可用于气津两伤的气短、口渴,气血两亏的面色萎黄、头晕心悸,以及气虚外感、正虚邪实之证。古今方中凡用人参治疗的一般脾肺气虚及津伤血亏证而证候较轻者,现多以党参代之。但党参并无大补元气、复脉固脱之功,虽用大剂量,亦不能代替人参益气固脱。

黄芪:味甘,性微温,主归脾、肺经。本品擅长补气升阳,对脾胃气虚的食少便溏、倦怠乏力及中气下陷的久泻脱肛、内脏下垂诸证,均为要药。本品又能补肺气,益卫固表,对肺气虚弱的咳嗽气短,及表虚卫阳不固的自汗,且易外感等证,疗效均甚为显著。黄芪既补气,又能利水消肿,对气虚水湿失运,而见肢体面目浮肿,小便不利者,亦很有效。因其补气而又能托毒外泄,排脓生肌,对气血虚弱,无力托毒外出,疮疡内陷不起,脓成不溃,或虽溃而脓出清稀,久不收口者,亦常应用。主要功效为补气升阳,益卫固表,利水消肿,托疮生肌。另外,黄芪还能补气以生血、生津、摄血、行滞,故又可用于气虚血亏,消渴,便血、崩漏,肢体麻木、半身不遂、痹痛等病证。黄芪的临床应用很广,通过相应配伍,可用于多种病证。如配伍人参、升麻、柴胡,能补中益气,升阳举陷,用治久泻脱肛、内脏下垂;配伍防己、白术,能补气健脾,利水消肿,用治气虚水湿失运的浮肿,小便不利;配伍白术、防风,能固表止汗,用治表虚自汗;配伍穿山甲、皂角刺,能益气托毒透脓,用治疮疡脓成不溃,正气已虚者。

白术:味苦、甘,性温。主归脾、胃二经。本品甘温补气,苦燥健脾,为补气健脾要药。功效:补气健脾,燥湿,利水,止汗,安胎。常用于脾胃气虚,运化无力,食少便溏,脘腹胀满,肢软神疲等证。白术既能补气健脾,又能燥湿利水,故又常用于脾虚水湿内停而为痰饮、水肿、小便不利等证。其固表止汗及安胎之功,均与补气健脾作用密切相关,可用于脾虚卫弱,肌表不固之汗多及脾气虚弱而胎元不固者。

甘草:味甘,性平。主归心、肺、脾、胃经。本品应用十分广泛,通过相应配伍,可用于多种病证。甘草甘平,能益心气,补脾气,并能入肺经祛痰止咳。用治心气不足的心动悸,脉结代,常以本品为主药;治脾气虚弱的倦怠乏力,食少,常以本品益气和中。主要功效为益气补中,祛痰止咳,缓急止痛,调和药性,清热解毒。治痰多咳嗽,可随证配伍应用。本品味甘能缓,一则可缓急止痛,多用于挛急性疼痛,如脘腹及四肢的挛急作痛;一则可缓和药性,用于药性峻猛的方剂中,能缓和其烈性或减轻其毒副反应,又可调和脾胃,故应用非常广泛。其清热解毒作用,以用于热毒所致的疮疡、咽喉肿痛及药物、食物中毒等为主。

西洋参、太子参、山药

功效、主治病证:

西洋参:功能补气养阴,清火生津。西洋参功善补气,性偏寒凉,又能养阴,清火生津。故气虚而阴津耗伤有火者,用本品甚佳。主要用于热病气阴两伤的烦倦、口渴,及阴虚火旺的喘咳痰血之证。

太子参:功能补气生津。太子参为一清补之品。因其能益脾气,养胃阴,故可用于脾气虚弱,胃阴不足的食少倦怠及气虚津伤的肺虚燥咳及口渴、心悸、失眠、虚热多汗等证。

山药:功能益气养阴,补脾肺肾,固精止带。山药甘平,既补脾胃之气,又益脾胃之阴,且性兼涩。故常用于脾胃虚弱,脾虚食少,体倦便溏,儿童消化不良的泄泻;肺虚或肺肾两虚的久咳久喘,肾虚不固的遗精,尿频,以及妇女带下清稀、绵绵不止等;亦可用治消渴证。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