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经过多或过少

0
21

月经过多

月经周期正常,经量明显多于既往者,称为“月经过多”,亦称“经水过多”或“月经过多”。

本病相当于西医学排卵型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病引起的月经过多,或子宫肌瘤、盆腔炎症、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疾病引起的月经过多。宫内节育器引起的月经过多,可按本病治疗。

[病因病机]

主要病机是冲任不固,经血失于制约而致血量多。常见的分型有气虚、血热和血瘀。

一、气虚

素体虚弱,或饮食失节,劳倦过度,大病久病,损伤脾气,中气不足,冲任不固,血失统摄,遂致经行量多。

二、血热

素体阳盛,或恣食辛燥,感受热邪,七情过极,郁而化热,热扰冲任,迫血妄行,遂致经行量多。

三、血瘀

素性抑郁,或忿怒过度。气滞而致血瘀,或经期产后佘血未尽,感受外邪,或不禁房事,瘀血内停,瘀阻冲任,血不归经,遂致经行量多。

[辨证论治]

以月经量多而周期、经期正常为辨证要点,结合经色和经质的变化以及全身的证候分辨虚实、寒热。治疗要注意经时和平时的不同,平时治本是调经,经时固冲止血需标本同治。

一、气虚型

主要证候:行经量多,色淡红,质清稀,神疲体倦,气短懒言,小腹空坠,面色觥白,舌淡,苔薄,脉缓弱。

证候分析:气虚则冲任不固,经血失于制约,故经行量多;气虚火衰不能化血为赤,故经色淡红,质清稀;气虚中阳不振,故神疲体倦,气短懒言;气虚失于升提,故小腹空坠;气虚阳气不布,故面色光白。舌淡,苔薄,脉缓弱,也为气虚之象。

治疗法则:补气升提,固冲止血。

方药举例:安冲汤(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)加升麻。

白术、黄芪、生龙骨、生牡蛎、生地、白芍、海螵、蛸茜、草根、续断

方中黄芪、白术、升麻补气升提,固冲摄血;生龙骨、生牡蛎、海螵蛸、续断固冲收敛止血;生地、白芍凉血敛阴;茜草根止血而不留瘀。全方共奏补气升提,固冲止血之效。

若经行有瘀块或伴有腹痛者,酌加泽兰、三七、益母草;兼腰骶酸痛者,酌加鹿角霜、补骨脂、桑寄生;兼头晕心悸者,生地易熟地,酌加制首乌、五味子。

二、血热型

主要证候。经行量多,色鲜红或深红,质粘稠,口渴饮冷,心烦多梦,尿黄便结,舌红,苔黄,脉滑数。

证候分析:阳热内盛,伏于冲任,经行之际,热迫血行,故经行量多;血为热灼,故经色红而质稠;热邪伤津,则口渴饮冷,尿黄便结;热扰心神,故心烦多梦。舌红,苔黄,脉滑数,为血热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清热凉血,固冲止血。

方药举例:保阴煎(《景岳全书》)加炒地榆、槐花。

生地、熟地、黄芩、黄柏、白芍、山药、续断、甘草

方中黄芩、黄柏、生地清热凉血;熟地、白芍养血敛阴;山药、续断补肾固冲;炒地榆、槐花凉血止血;甘草调和诸药。全方共奏清热凉血,固冲止血之效。

若经血粘稠有腐臭味,或平时黄带淋漓,下腹坠痛者,重用黄芩、黄柏,酌加马齿苋、败酱草、薏苡仁;热甚伤津,口干而渴者,酌加天花粉、玄参、麦冬以生津止渴。

三、血瘀型

主要证候:经行量多,色紫黯,质稠有血块,经行腹痛,或平时小腹胀痛,舌紫黯或有瘀点,脉涩有力。

证候分析:瘀血阻于冲任,新血难安,故经行量多;瘀血内结,故经色紫黯有块;瘀阻胞脉,“不通则痛”,故经行腹痛,或平时小腹胀痛。舌紫黯或有瘀点,脉涩有力,为血瘀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活血化瘀,固冲止血。

方药举例:桃红四物汤(《医宗金鉴》)加三七、茜草。

当归、熟地、白芍、川芎、桃仁、红花

方中桃仁、红花活血化瘀;当归、川芎活血养血调经;熟地、白芍补血养阴以安血室。

瘀去则冲任通畅,自能血循常道。加三七、茜草以增强祛瘀止血之效。

若经行腹痛甚者,酌加延胡索、香附;血瘀挟热,兼口渴心烦者,酌加黄芩、黄柏、炒地榆。

月经过少

月经周期正常,经量明显少于既往,经期不足2天,甚或点滴即净者,称“月经过少”,亦称“经水涩少,经量过少”。

本病相当于西医学性腺功能低下、子宫内膜结核、炎症或刮宫过深等引起的月经过少。

月经过少伴月经后期者,可发展为闭经。本病属器质性病变者,病程较长,疗效较差。

[病因病机]

主要机理为精亏血少,冲任气血不足,或寒凝瘀阻,冲任气血不畅,血海满溢不多而致。常见的分型有肾虚、血虚、血寒和血瘀。

一、肾虚

先天禀赋不足,或房劳久病,损伤肾气,或屡次堕胎,伤精耗气,肾精亏损,肾气不足,冲任亏虚,血海满溢不多,遂致月经量少。

二、血虚

数伤于血,大病久病,营血亏虚,或饮食劳倦,思虑过度,损伤脾气,脾虚化源不足,冲任气血亏虚,血海满溢不多,致经行量少。

三、血寒

经期产后,感受寒邪,或过食生冷,寒邪伏于冲任,血为寒滞,运行不畅,血海满溢不多,致经行量少。

四、血瘀

经期产后,余血未净之际,七情内伤,气滞血瘀,或感受邪气,邪与血结,瘀滞冲任,气血运行不畅,血海满溢不多,致经行量少。

[辨证论治]

以经量的明显减少而周期正常为辨证要点,也可伴有经期缩短。治疗须分辨虚实,虚证者重在补肾益精,或补血益气以滋经血之源;实证者重在温经行滞,或祛瘀行血以通调冲任。

一、肾虚型

主要证候:经来量少,不日即净,或点滴即止,血色淡黯,质稀,腰酸腿软,头晕耳鸣,小便频数,舌淡,苔薄,脉沉细。

证候分析:肾气不足,精血亏虚,冲任气血衰少,血海满溢不多,故经量明显减少,或点滴即净,色淡黯质稀;精血衰少,脑髓不充,故头晕耳鸣;肾虚腰腿失养,故腰酸腿软;肾虚膀胱失于温固,故小便频数。舌淡,苔薄,脉沉细,也为肾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补肾益精,养血调经。

方药举例:当归地黄饮(《景岳全书》)加紫河车、丹参。

当归、熟地、山茱萸、杜仲、山药、牛膝、甘草

方中熟地、山茱萸、当归、紫河车补肾益精养血;当归、丹参养血活血调经;杜仲、牛膝补肾强腰膝;山药补脾资生化之源;甘草调和诸药。全方共奏补肾填精,养血调经之效。

若形寒肢冷者,酌加肉桂、淫羊藿、人参;夜尿频数者,酌加益智仁、桑螵蛸。

二、血虚型

主要证候:经来量少,不日即净,或点滴即止,经色淡红,质稀,头晕眼花,心悸失眠,皮肤不润,面色萎黄,舌淡,苔薄,脉细无力。

证候分析:营血衰少,冲任气血不足,血海满溢不多,故月经量少,不日即净,或点滴即止,经色淡红,质稀;血虚不能上荣清窍,故头晕眼花;血少内不养心,故心悸失眠;血虚外不荣肌肤,故面色萎黄,皮肤不润。舌淡苔薄,脉细无力,也为血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补血益气调经。

方药举例:滋血汤(《证治准绳·女科》)。

人参、山药、黄芪、白茯苓、川芎、当归、白芍、熟地

方中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川芎补血调经;人参、黄芪、山药、茯苓补气健脾,益生化气血之源。合而用之,有滋血调经之效。

若心悸失眠者,酌加炒枣仁、五味子;脾虚食少者,加鸡内金、砂仁。

三、血寒型

主要证候:经行量少,色黯红,小腹冷痛,得热痛减,畏寒肢冷,面色青白,舌黯,苔白,脉沉紧。

证候分析:血为寒凝,冲任阻滞,血行不畅,故经行量少,色黯红;寒客胞脉,则小腹冷痛,得热痛减;寒伤阳气,则畏寒肢冷,面色青白。舌黯苔白,脉沉紧,为寒邪在里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温经散寒,活血调经。

方药举例:温经汤。

四、血瘀型

主要证候:经行涩少,色紫黑有块,小腹刺痛拒按,血块下后痛减,或胸胁胀痛,舌紫黯,或有瘀斑紫点,脉涩有力。

证候分析:瘀血内停,冲任阻滞,故经行涩少,色紫黑有血块,小腹刺痛拒按;血块下后瘀滞稍通,故使痛减;瘀血阻滞,气机不畅,故胸胁胀痛。舌紫黯,或有瘀斑紫点,脉涩有力,为血瘀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活血化瘀,理气调经。

方药举例:通瘀煎(《景岳全书》)。

当归尾、山楂、香附、红花、乌药、青皮、木香、泽泻

方中归尾、山楂、红花活血化瘀;香附理气解郁调经;乌药、青皮、木香行气止痛;泽泻利水以行滞。全方共奏活血化瘀,理气调经之效。

若兼少腹冷痛,脉沉迟者,酌加肉桂、吴茱萸;若平时少腹疼痛,或伴低热不退,舌紫黯,苔黄而干,脉数者,酌加丹皮、栀子、泽兰。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