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经病:经行乳房胀痛

0
112

经行乳房胀痛

每值经前或经期乳房作胀,甚至胀满疼痛,或乳头痒痛者,称“经行乳房痛”。

本病属西医学经前期紧张综合征范畴,多见于青壮年妇女,是常见病。乳痛症(乳腺结构不良症中的常见轻型病变)也可按本病论治。

[病因病机]

乳房属胃,乳头属肝,冲脉所司在肝而又隶于足阳明胃经,故冲脉与乳房、乳头相关。

若肝气郁结或痰湿阻滞,遇经前、经期冲脉气血充盛,郁滞更甚,令乳络不畅,可致本病发生。常见分型有肝郁气滞和胃虚痰滞。

一、肝郁气滞

素性抑郁,或忿怒伤肝,疏泄失司,经前或经期冲脉气血充盛,肝司冲脉,肝脉气血郁满,肝脉挟乳,乳络不畅,遂致乳房胀痛或乳头痒痛。

二、胃虚痰滞

脾为生痰之源,胃为贮痰之器。饮食不节,劳倦思虑,损伤脾胃,或郁怒伤肝,肝旺乘脾,脾虚运化失职,水湿聚而成痰,经前或经期冲气偏盛,冲隶阳明,胃脉过乳,冲气挟痰湿阻络,乳络不畅,遂致乳房胀痛或乳头痒痛。

[辨证论治]

本病以乳房胀痛随月经周期性发作为辨证要点,治疗以行气豁痰、疏通乳络为大法。

一、肝郁气滞型

主要证候:经前乳房胀痛或乳头痒痛,痛甚不可触衣,疼痛拒按,经行小腹胀痛,胸胁胀满,烦躁易怒,经行不畅,色黯红,舌红,苔薄,脉弦。

证候分析:肝气郁结,疏泄失司,气血不畅,肝司冲脉,经前冲气偏盛,冲气循肝脉上逆,肝经气血壅盛,乳络不畅,“不通则痛”,故乳房胀痛或乳头痛痒,疼痛拒按;肝气不舒,气机不畅,故烦躁易怒,胸胁胀满,经行小腹胀痛;肝郁气滞,冲任阻滞,故经行不畅,色黯红。舌红,苔薄,脉弦,也为肝郁气滞之征。

治疗法则:疏肝理气,通络止痛。

方药举例:柴胡疏肝散(《景岳全书》)加王不留行、川栋子。

柴胡、枳壳、炙甘草、白芍、川芎、香附、陈皮

方中柴胡、川楝子疏肝解郁调经;枳壳、香附、陈皮理气行滞消胀;白芍、甘草缓急止痛;川芎行血中之气,配以王不留行通络行滞。诸药合用,能疏肝之郁,通乳之络,故乳房胀痛可消。

若乳房有结块痛甚者,酌加夏枯草、海藻以软坚散结;肾虚腰痛者,酌加菟丝子、续断、杜仲。

若肝郁化热挟瘀者,症见经前乳房胀痛,乳中结块,疼痛拒按,月经先期,量多,色红,质稠,有血块,或经行发热,治宜疏肝清热,凉血祛瘀,调经止痛,方用血府逐瘀汤加金银花、连翘,或用丹栀逍遥散加减。

二、胃虚痰滞型

主要证候:经前或经期乳房胀痛或乳头痒痛,痛甚不可触衣,胸闷痰多,食少纳呆,平素带下量多,色白稠粘,月经量少,色淡,舌淡胖,苔白腻,脉缓滑。

证候分析:胃虚痰盛,气机不畅,经前或经期冲气偏盛,挟痰上逆,壅阻乳络,“不通则痛”,故经前、经期乳房胀满而痛,或乳头痒痛;痰湿壅滞中焦,中阳不振,运化失职,故胸闷痰多,食少纳呆;痰湿下注,损伤带脉,带脉失约,故平时带下量多,色白粘腻;痰湿阻于冲任,气血运行不畅,故经行量少色淡。舌淡胖,苔白腻,脉缓滑,也为胃虚痰滞之征。

治疗法则:健胃祛痰,活血止痛。

方药举例:四物合二陈汤(《陈素庵妇科补解》)去甘草。

当归、赤芍、川芎、生地、陈皮、半夏、茯苓、海藻、红花、香附、丹皮、甘草

方中陈皮、半夏、茯苓健胃祛痰;当归、赤芍、川芎、红花活血祛瘀通络;生地、丹皮凉血行滞;香附疏肝理气;海藻软坚散结。全方共奏健胃祛痰,理气活血,通络散结之效。

经行情志异常

每值经前或经期出现烦躁易怒,或情志抑郁,悲伤欲哭,坐卧不宁,经后又复如常人者,称为“经行情志异常”。

本病属西医学经前期紧张综合征范畴。

[病因病机]

主要发病机理是痰火、郁热或心血素虚,值月经周期的生理改变时扰动心神或心神失养而致。常见的分型有心血不足、肝经郁热和痰火上扰。

一、心血不足

素性怯弱,思虑劳倦伤脾,脾虚化源不足,精血虚少,心失所养,经期气血下注冲任,心血更感不足,心神失养,遂致情志异常。

二、肝经郁热

素性抑郁,或大怒伤肝,肝气郁结,郁而化热,经前冲气偏盛,冲气挟肝热上逆,上扰心神,且肝郁更甚,气机不畅,遂致情志异常。

三、痰火上扰

素体痰盛,五志化火,或情志内伤,肝木乘脾,脾虚生湿,湿聚成痰,痰积日久化热,痰火内盛,经前冲气偏盛,冲气挟痰火上逆,上蒙心窍,扰动心神,遂致情志异常。

[辨证论治]

以经前或经期有规律地出现情志异常为辨证要点,治疗以养心安神为大法,具体治疗或养心血,或泄肝热,或清痰火,随证之虚实治之。

一、心血不足型

主要证候:经前或经期,精神恍惚,心神不宁,无故悲伤,心悸失眠,月经量少,色淡,舌薄白,脉细。

证候分析:心血本虚,经前、经期气血下注冲任,心血更虚,心神失养,神不守舍,故精神恍惚,心神不定,无故悲伤,心悸失眠;血少,冲任不足,血海满溢不多,故月经量少,色淡。舌淡,苔薄白,脉细,为血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补血养心,安神定志。

方药举例:甘麦大枣汤(《金匮要略》)合养心汤(《证治准绳》),去川芎、半夏。

甘草大枣汤:甘草、小麦、大枣

养心汤:黄芪、茯苓、茯神、当归、川芎、半夏、柏子仁、远志、五味子、人参、酸枣仁、肉桂

方中黄芪、人参、茯苓、大枣、甘草补气健脾以资生化之源;小麦、柏子仁、远志、五味子、茯神、酸枣仁养心安神;当归补血调经;肉桂温养血脉,通心气。全方共奏补血养心、安神定志之效。

二、肝经郁热型

主要证候:经前或经期烦躁易怒,或抑郁不乐,头晕目眩,口苦咽干,胸胁胀满,不思饮食,月经量多,色深红,舌红,苔黄,脉弦数。

证候分析:肝气失于疏泄,郁而化热,经前冲气偏盛,冲气挟肝热上逆,上扰心神,且肝郁更甚,气机不畅,故烦躁易怒,抑郁不乐;肝热上腾,肝热胆泄,故头晕目眩,口苦咽干;肝郁气滞,故胸胁胀满:肝强克伐脾土,故不思饮食;郁热扰于冲任,迫血妄行,故月经量多;经血为热灼,故色深红。舌红,苔黄,脉弦数,也为肝经郁热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清肝泄热,解郁安神。

方药举例:丹栀逍遥散加川栋子、生龙齿、代赭石。

若兼血瘀者,症见小腹疼痛拒按,经血有块,舌紫黯或有紫点,脉涩有力,治宜疏肝解郁,化瘀安神,方用血府逐瘀汤加石决明、钩藤。

三、痰火上扰型

主要证候:经前或经期精神狂躁,语无伦次,头痛失眠,心胸烦闷,不思饮食,舌红,苔黄腻,脉滑数有力。

证候分析:痰火内盛,经前、经期冲气偏盛,冲气挟痰火上逆,蒙闭清窍,故精神狂躁,语无伦次,头痛失眠;痰火内扰心肝,故心胸烦闷;痰滞中焦,故不思饮食。舌红,苔黄腻,脉滑数,为痰火内盛之征。

治疗法则:豁痰开窍,清心安神。

方药举例:温胆汤(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》)加黄连、胆星、石菖蒲。

半夏、竹茹、枳实、陈皮、甘草、茯苓、生姜、大枣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