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经病:经期延长或经间期出血

0
87

经期延长

月经周期正常,经期超过了7天以上,甚或2周方净者,称为“经期延长”,又称“经事延长”。

本病相当于西医学排卵型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病的黄体萎缩不全者、盆腔炎症、子宫内膜炎等引起的经期延长。宫内节育器和输卵管结扎后引起的经期延长也按本病治疗。

[病因病机]

发病机理主要是冲任不固,经血失于制约而致。常见的分型有气虚、虚热和血瘀。

一、气虚

素体虚弱,或劳倦过度,损伤脾气,中气不足,冲任不固,不能制约经血,以致经期延长。

二、虚热

素体阴虚,或病久伤阴,产多乳众,或忧思积念,阴血亏耗,阴虚内热,热扰冲任,冲任不固,不能制约经血以致经期延长。

三、血瘀

素体抑郁,或大怒伤肝,肝气郁结,气滞血瘀;或经期交合阴阳,以致外邪客于胞内,邪与血相搏成瘀,瘀阻冲任,经血妄行。

[辨证论治]

以经期延长而月经周期正常为辨证要点。治疗以固冲调经为大法,气虚者重在补气升提,阴虚血热者重在养阴清热,瘀血阻滞者以通为止,不可概投固涩之剂,犯虚虚实实之戒。

一、气虚型

主要证候:经行时间延长,量多,经色淡红,质稀,肢倦神疲,气短懒言,面色觥白,舌淡,苔薄,脉缓弱。

证候分析:气虚冲任不固,经血失于制约,故经行时间延长,量多;气虚火衰不能化血为赤,故经色淡而质稀;中气不足,故肢倦神疲,气短懒言;气虚阳气不布,故面色觥白。舌淡,苔薄,脉缓弱,也为气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补气升提,固冲调经。

方药举例:举元煎(《景岳全书》)加阿胶、艾叶、乌贼骨。

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炙甘草、升麻

方中人参、白术、黄芪、炙甘草补气健脾摄血;升麻升举中气;阿胶养血止血;艾叶暖宫止血;乌贼骨固冲止血。全方共奏补气升提,固冲止血之效。

若经量多者,酌加生牡蛎、五味子、棕榈炭;伴有经行腹痛,经血有块者,酌加三七、茜草根、血余炭;兼血虚者,症见头晕心悸,失眠多梦,酌加制首乌、龙眼肉、熟地。

二、虚热型

主要证候:经行时间延长,量少,经色鲜红,质稠,咽干口燥,潮热颧红,手足心热,大便燥结,舌红,苔少,脉细数。

证候分析:阴虚内热,热扰冲任,冲任不固,经血失约,故经行时间延长;血为热灼,故量少,色红而质稠;阴虚内热,故颧红潮热,手足心热;热灼津亏,故咽干口燥。舌红,苔少,脉细数,也为虚热之征。

治疗法则:养阴清热,凉血调经。

方药举例:清血养阴汤(《妇科临床手册》)。

生地、丹皮、白芍、玄参、黄柏、女贞子、旱莲草

方中黄柏;丹皮清热凉血;生地、玄参、旱莲草滋阴凉血止血;女贞子滋肾阴;白芍敛肝阴。全方共奏滋阴清热,凉血调经之效。

若月经量少者,酌加热地、丹参;潮热不退者,酌加白薇、地骨皮。

三、血瘀型

主要证候:经行时间延长,量或多或少,经色紫黯有块,经行小腹疼痛拒按,舌紫黯或有小瘀点,脉涩有力。

证候分析:瘀血阻于冲任,瘀血不去,新血难安,故经行时间延长,量或多或少;瘀血阻滞,气血运行不畅,“不通则痛”,故经行小腹疼痛拒按,经血有块。舌紫黯或有小瘀点,脉涩有力,也为血瘀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活血祛瘀,固冲调经。

方药举例:棕蒲散(《陈素庵妇科补解》)。

棕榈炭、蒲黄、炭归身、炒白芍、川芎、生地、丹皮、秦艽、泽兰、杜仲

方中归身、川芎、泽兰活血祛瘀;丹皮、生地、白芍凉血和阴,清泄血分之热;秦艽、杜仲壮腰补肾,固摄冲任;蒲黄炭、棕榈炭活血止血。全方活血祛瘀,凉血止血,故月经可调。

经间期出血

月经周期基本正常,在两次月经之间纲组之时,发生周期性出血者,称为“经间期出血”。

本病相当于西医学排卵期出血,若出血期长,血量增多,不及时治疗,进一步发展可致崩漏。

[病因病机]

月经中期又称纲组期,是冲任阴精充实,阴气渐长,由阴盛向阳盛转化的生理阶段。若肾阴不足,脾气虚弱,湿热扰动或瘀血阻遏,使阴阳转化不协调,遂发生本病。常见的分型有肾阴虚、脾气虚、湿热和血瘀。

一、肾阴虚

素体阴虚,房劳多产,肾中精血亏损,阴虚内热,热伏冲任,于细组之时,阳气内动,阳气乘阴,迫血妄行,因而出血;血出之后,阳气外泄,阴阳又趋平衡,故出血停止,下次周期,又再复发。

二、脾气虚

忧思劳倦,或饮食不节,损伤脾气,脾气虚弱,冲任不固,于纲组之时,阳气内动,但阳气不足,血失统摄,故而出血;阴随血泄,阴阳又趋平衡,故出血停止,下次周期,又再复发。

三、湿热

外感湿热之邪,或情志所伤,肝郁犯脾,水湿内生,湿热互结,蕴于冲任,于纲组之时,阳气内动,引起湿热,迫血妄行,遂致出血;湿热随经血外泄·,冲任复宁,出血停止,下次周期,又再复发。

四、血瘀

经期产后,余血内留,离经之血内蓄为瘀,或情志内伤,气郁血结,久而成瘀,瘀阻冲任,于纲缢之时,阳气内动,引动瘀血,血不循经,遂致出血;瘀随血泄,冲任暂宁,出血停止,下次周期,又再复发。

[辨证论治]

本病以发生在纲组期有周期性的少量子宫出血为辨证要点,进行分析则更为准确。治疗以调摄冲任阴阳平衡为大法,选用滋肾阴、补脾气、利湿热或消瘀血之方药随证治之。

一、肾阴虚型

主要证候:经间期出血,量少,色鲜红,质稠,头晕耳鸣,腰腿酸软,手足心热,夜寐不宁,舌红,苔少,脉细数。

证候分析:肾阴不足,热伏冲任,于纲组期,阳气内动,阳气乘阴,迫血妄行,故发生出血;阴虚内热,故出血量少,色鲜红,质稠;肾主骨生髓,肾阴虚,脑髓失养,故头晕耳鸣;肾虚则外府失养,故腰腿酸软;阴虚内热,故手足心热;肾水亏损,不能上济于心,故夜寐不宁。舌红,少苔,脉细数,也为肾阴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滋肾益阴,固冲止血。

方药举例:加减一贯煎(《景岳全书》)。

生地、白芍、麦冬、熟地、甘草、知母、地骨皮

方中生地、熟地、知母滋肾益阴;地骨皮泻阴火;白芍和血敛阴;麦冬养阴清心;甘草调和诸药。全方合用,功能滋肾益阴,固冲调经,故出血可止。

若头晕耳鸣者,酌加珍珠母、生牡蛎;夜寐不宁者,酌加远志、夜交藤;出血期,酌加旱莲草、炒地榆、三七。

二、脾气虚型

主要证候:经间期出血,量少,色拥,质稀,神疲体倦,气短懒言,食少腹胀,舌淡,苔薄,脉缓弱。

证候分析:脾气虚弱,冲任不固,于绍组期,阳气不足,不能统摄气血,因而出血;脾虚化源不足,故经量少,色淡质稀;脾气虚弱,中阳不振,故神疲体倦,气短懒言;运化失职,则食少腹胀。舌淡,苔薄,脉缓弱,也为脾气虚之征。

治疗法则:健脾益气,固冲摄血。

方药举例:归脾汤。

三、湿热型

主要证候:经间期出血,血色深红,质稠,平时带下量多色黄,小腹时痛,心烦口渴,口苦咽干,舌红,苔黄腻,脉滑数。

证候分析:湿热内蕴,于纲组期阳气内动之时,引动湿热,损伤冲任,迫血妄行,因而出血;湿热与血搏结,故血色深红,质稠;湿热搏结,瘀滞不通,则小腹作痛;湿热流注下焦,带脉失约,故带下量多色黄;湿热熏蒸,故口苦咽干,心烦口渴。舌红,苔黄腻,脉滑数,也为湿热之象。

治疗法则:清热除湿,凉血止血。

方药举例:清肝止淋汤(《傅青主女科》)去阿胶、红枣,加茯苓、炒地榆。

白芍、生地、当归、阿胶、丹皮、黄柏、牛膝、香附、红枣、小黑豆

方中黄柏、黑豆、茯苓清热解毒,利水除湿;香附、丹皮、牛膝理气活血止痛;当归、白芍养血柔肝,缓急止痛;生地、炒地榆凉血止血。全方共奏清热除湿,凉血止血之效。

出血期间,去当归、香附、牛膝,酌加茜草根、乌贼骨;带下量多者,酌加马齿苋、土茯苓;食欲不振或食后腹胀者;去生地、白芍,酌加厚朴、麦芽;大便不爽者,去当归、生地,酌加薏苡仁、白扁豆。

四、血瘀型

主要证候:经间期出血,血色紫黯,夹有血块,小腹疼痛拒按,情志抑郁,舌紫黯或有瘀点,脉涩有力。

证候分析:瘀血阻滞冲任,于纲组期阳气内动,引动瘀血,血不循经,因而出血,血色紫黯,夹有血块;瘀阻胞脉,故小腹疼痛拒按;瘀血内阻,气机不畅,故情志抑郁。舌紫黯或有瘀点,脉涩有力,也为血瘀之征。

治疗法则:活血化瘀,理血归经。

方药举例:逐瘀止血汤(《傅青主女科》)。

大黄、生地、当归尾、赤芍、丹皮、枳壳、龟板、桃仁

方中桃仁、大黄、赤芍、丹皮、归尾活血化瘀,引血归经;枳壳理气行滞;生地、龟板养阴益肾,固冲止血。全方共奏活血化瘀,理气归经之效。

出血期间,去赤芍、当归尾,酌加三七、炒蒲黄;腹痛较剧者,酌加延胡索、香附;挟热者,酌加黄柏、知母。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