伤寒论与医喻经

0
322

医学之法,古有医道经方,前有圣作,后有贤述,故能利益后世。然医者关乎性命,所谓庸医误人,不可不慎重为之。末学今日解经,乃至伸展经义,凡举例证,不是自身经历,不敢妄言饶舌;起心动念,皆以利益众生为己任。

医道是医生的根本,是行医者必备之情操品德。我等留神医药,精研方术,上为治疗亲属之疾病,下以拯救贫贱之苦,亦为保存自身。若唯利是图者,舍本逐末,是万万不能成为医者的。

世风日下、道德沦丧,主要丧在师道和医道上。近日看到韩国一项师道状况调查报告,在全世界范围内,尊师重教排在第一位的仍是中国,东南亚国家次之,余者不足道矣。这是事实,既让人可喜,也让人觉得可悲。可喜者,中国仍是第一位;可悲者,师道早已不存了。医道亦是一样,举世皆如是。

西医自以为是,其实是心胸狭窄,不究根本;有的只是科学家,不名医者。中医上古有神农、黄帝、岐伯、伯高、雷公、少俞、少师、仲文,中世有长桑、扁鹊,汉后有华佗、张仲景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,经有《素问》、《九卷》、《八十一难》、《阴阳大论》、《胎胪药录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,各有经旨祖训。然而今日之医者,多不学无术,不遵古训,不习古制,不固根本,皆泛泛之辈,驰竞浮华,非病者之福。

孔子说:“生而知之者上,学则亚之,多闻博浅,知之次也。”今世之学者,能学而知之,已经是很不错了;能于古训博闻强记者,亦算是人才。因为医者不在技,而在心。有心者,则入于正道,如生而知之者,于法通达,游刃有余。古籍里有《论用大黄药》一篇故事,说法医学非有定法,但因人而异、因病而制。但用心者,能启发善法,医之有道。

故事是这样的。大黄虽为将军,然荡涤蕴热,推陈致新,在伤寒乃为要药。但欲用之当尔,大柴胡汤中不用,诚脱误也。王叔和云:若不加大黄,恐不名大柴胡,须是酒洗生用为有力。昔后周姚僧坦名善医。帝因发热,欲服大黄。僧坦曰:大黄乃是快药,然至尊年高不宜轻用。帝弗从,遂至危笃。及元帝有疾,召诸医,咸谓至尊至贵,不可轻脱,宜用平药,可渐宣通。僧坦曰:脉洪而实,此有宿食,非用大黄,必无差理。元帝从之,果下宿食而愈。

在这一节里,我们主要结合张仲景《伤寒论》这部医典,来讲解另一部篇幅比较短的佛教经典——《医喻经》。请看经文——

如是我闻。一时世尊在舍卫国中,与苾刍众俱。是时世尊,告诸苾刍言:汝等当知,如世良医,知病识药,有其四种,若具足者,得名医王。何等为四?一者识知某病应用某药;二者知病所起随起用药;三者已生诸病治令病出;四者断除病源令后不生。是为四种。

我们比较佛经里关于医药的主要经典与中医的基础经典(如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等),发现两者在阐述医理的逻辑上完全是一致的,都是遵循天地人三者统一的道理,有理论,有经方,从理、法、方、药四个层面来建立医学的理论和实践体系。

学佛人只要通达天人合一的道理,知道我们人身以及身体的健康与天地万物、四时寒暑、天地气候运化等密切相关,人体生病主要是由伤寒起,治疗方法就是循天地之规则,所用经验药方就是来自大地的树木虫草等。治病的总道理,就是一个因果律。一是察知病的症状,二是寻找出得病的原因,三是思维治疗的方法,四是经验用药。效果差一点的,改善病况;效果好一点的,治愈疾病;效果最好的,根治疾病,不令复发。何为良医?知病识药,能做到以上四点的,就是良医。下面是进一步讲解这四个方面,请看经文——

云何名为识知某病应用某药?谓先识知如是病相,以如是药,应可治疗,令得安乐。

医药有两个主要方面,一个是医,一个是药。医是从理上讲的,药是从实际应用上讲的。作为医家,不但要知道基本的医学道理,主要是人体的生理和病理知识,可以从书本上学到。如何用药,检验某个药方是否有效,医生的医术是否高明,还必须经过很多的临床实践,从老师傅的经验和自身的诊病实践中来培养。历来很多医家,通过背诵《伤寒论》等医典,娴熟于心,不但医理通达,而且很多药方信手拈来,才能很好的为病人服务。

云何名为知病所起,随起用药?谓知其病,或从风起,或从癀起,或从痰起,或从癊起,或从骨节起,或积实所起。知如是等病所起处,随用药治,令得安乐。

经文这里讲出普通人得病的六种原因。

第一种是从风起。中医亦认为,风为百病之长。所谓伤寒,就是风将寒气侵入皮肤表里,导致风寒。主要病症是发热,肺咳,喉咙痛等身体不适症状。如果单单有寒,不足以致病,必须是因风,有寒风侵入才能生病。所以,特别是冬天,人体保暖是非常重要的。冬天受寒,就算不立即生病,春夏来了,也会得温病。

第二种是从癀起。就是人体接触了马牛羊猪等牲畜,或者吃了这些牲畜的肉类,因病菌感染而生病;严重的就是瘟疫。

第三种是从痰起。这是我们呼吸的时候,将空气中的尘埃或有毒物质(比如吸烟)吸入肺部,或者我们机体的呼吸运化系统将异物排出体外时,通过肺部,在支气管、呼吸道等处产生粘状的分泌物。

第四种是从癊起。古籍解释这个癊字,说是心病。其实这个字是与男女关系有关的,比如男女感情受伤会烦恼忧愁等,这是致病的原因;男女性关系不洁或过度,亦是致病的原因。这些病症与心有密切的关系,故而归于心病。

第五种从骨节起。有几种情况,一个还是从风起,风入骨节受寒,则有关节炎;一个是骨节随着年岁的增大,自然衰退而有病变;一个是运动受伤致病。

第六种是积实所起。是指饮食导致的,主要是饮食过量了,或者食物不消化,积攥在肠胃里导致腹痛、腹胀、肠道炎甚至癌症等。所以佛教主张清淡饮食,并且是饮食有节,千万不能暴饮暴食。

另外古德总结佛教里关于人得病的原因,分为三个主要方面:一是饮食不当,二是天气变化,三是意外事故受伤致病。还有一种说法,亦分三类:一类是生理疾病(医生和药物可治),一类是心理疾病(精神医生或宗教师可治),一类是业障病(佛教典礼和咒语可治)。请再看经文——

云何名为已生诸病,治令病出?谓知其病应从眼出,或于鼻中别别治疗而出,或烟薰水灌鼻而出,或从鼻窍引气而出,或吐泻出。或于遍身攻汗而出,乃至身分上下、随应而出。知如是等病可出处,善用药治,令得安乐。

中医治病,古来医家根据《伤寒论》等,总结了八类方法:汗、吐、下、和、温、清、消、补。

汗法是非常常用的一种治疗方法,像治疗病毒性感冒等都要用到汗法。病邪在皮表的要发汗,所以治疗外感病和皮疹、过敏、花粉症等都可以用发汗法,还有风寒感冒、风热感冒也可以用发汗的方法。

吐法是通过宣壅开郁和涌吐的作用,以祛除停留在咽喉、胸膈、胃肠等部位的痰涎、宿食、毒物的一种治疗方法。本法适用于实邪壅塞、病势急剧而体质壮实的患者。吐法在古代很常用,现在基本不用了。

下法是现在很常用的一种治疗方法,特别是用于通便。中医有一句古话叫“实证易泻,虚证难补”,实证用下法效果明显,大便不通用泻药马上就能见效;上火了,用清火药,很快火就会下去。

《伤寒论》说:阴阳自和者,必治愈。有味常用中药叫甘草,《伤寒论》方子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它,甘草的功能是调和诸药,能把所有药的药性变得和缓一些。中医治病也好,养生也好,都有一个目标,就是求和,求得心理的和,求得身体每个部位的和谐。或者叫平,连到一起叫平和。告诉我们,凡是阴阳调和以后,疾病自然就好了。

其他温清消补的方法,我们单从字面即可知。温就是增加寒病的阳气,清是清热解毒,消是消食散结,补滋补气血。很多人都是久病成良医的,所以我说每个人都是自己最好的医生。

云何名为断除病源,令后不生?谓识知病源,如是相状,应如是除。当勤勇力现前作事,而善除断。即使其病后永不生,令得安乐。如是等名为四种知病识药。

人不可能不生病,关键在于不生怪病、致命的大病,小病不能转为重病,生病要找出根源,及时治疗。医生不是我们最好的救命稻草,各人的因果各人受,自己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健康(大人照顾好小孩的健康),才是最重要的。佛教的道理很简单,为什么佛教我们三皈依,行五戒十善,断除贪嗔痴、杀盗淫等,就是断除我们生病的根源,从根本上保护我们的健康,使我们真正健康长寿。

如来应供正等正觉,亦复如是。出现世间,宣说四种无上法药。何等为四?谓苦圣谛、集圣谛、灭圣谛、道圣谛。如是四谛,佛如实知,为众生说,而令断除生法。苦本生法断故,而老病死忧悲苦恼,诸苦永灭。如来应供正等正觉,为是利故,宣说如是无上法药,令诸众生得离诸苦。诸苾刍!又如转轮圣王,四兵具足,故得如意自在。如来应供正等正觉,亦复如是。佛说此经已,诸苾刍众,欢喜信受。

苦集灭道四谛是佛教的基本教义。苦集灭道,就是两对因果。此生则彼生,此灭则彼灭。生老病死是人生之苦,人人皆有,佛将众生苦的根源告诉我们,开示出离苦的方法。佛为大医王,是我们最好的医生,不但治疗我们生理之病、心理之病、业障之病,还告诉我们究竟解脱的方法,是我们最好的老师,最好的医生。我们对佛菩萨的恩典无限感戴。

若人发心学医、行医,解除世间疾病,救人之水火之中,他们皆是大菩萨。如东汉编写《伤寒论》之张仲景,正是目睹了当时战乱和瘟疫造成人民生命健康受到危险,乃发心勤攻医学,成为一代医祖的。我们为了记住他的功德,在此随带介绍一下他的生平。(下段人物介绍来自于《伤寒论网》)。

张仲景,名机,南阳涅阳县人,约生于汉桓帝和平元年(150年),死在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。他自动好学,博览群书,特好医学,师事同郡名医张伯祖。建安初,军阀混战,扰攘不休,中土人民死亡流徙,疫疠数起,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号泣之哀。或阖门而殪,或举族而丧。仅在建安十年(205年)前,张仲景宗族二百余口,死亡即达三分之二,其中死于伤寒病者占百分之七十。这种惨病情况,使张仲景对于医术钻研更勤,他总结前人医学成果,博采药方,写了许多有价值的医学用书。惜多已亡佚,留传于后世者,唯有《伤寒杂病论》十六卷。经后人整理校勘,将书中伤寒部分定名为《伤寒论》;杂病部分定名为《金匮要略》。《伤寒论》十卷、二十二篇,三百九十七法,一百一十三方,论述了伤寒等外感热性病的病理、诊断、治疗及用药。《金匮要略》六卷二十五篇,包括内科、外科、妇产科、皮肤科等四十多种杂病的治疗方法一百三十九条,二百六十二方,以脏腑经络学说作为基本论点,重视内脏间的整体联系性,强调保持人体的正气,同时也不忽视去邪。

我国古代所说的伤寒,和现在专指伤寒杆菌所导致的伤寒病不同,《内经·素问·热论篇》说:“今夫热病者,皆伤寒之类也”;又说:“人之伤于寒也,则为热病。”可见古人所说的伤寒是指一些因外感而带高烧症状病的通称,除今日所说的伤寒病外,还包括其他多种传染病。这类病病情复杂,转变急剧,诊断和治疗都比较难。

张仲景除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外,还用四诊,即望诊、闻诊、问诊和切脉,从多方面了解病情,然后加以分析综合,归纳为六经,即三阳(太阳、少阳、阴阳)和三阴(太阴、少阴、厥阴)六种症候类型。凡抗病力强、病势亢奋的,是三阳病;抗病力弱,病势虚衰的,是三阴病。治疗三阳病,以驱邪为主,以期迅速消除病灶。治疗三阴病,以挟正为主,以增加病人的抗病能力,调动人体积极因素。在具体医疗时,还以阴、阳、表、里、寒、热、虚、实为辨症的提纲,先分析病情是阳症或阴症。由阴阳辨明表里,再辨明虚实,再辨明寒热,这就是祖国诊断学上著名的八纲。一般而言,有兴奋、充血、发热等症候和脉象洪大有力浮滑的是阳症;病势沉伏而难发现、恶寒、厥冷、脉象沉迟、细弱无力的是阴症;病症发生在体表的是表症;在内部的是里症;凡病毒滞留体内,而精气己现虚弱的是虚症。邪气充实,但精力仍足以抵抗的是实症;病态表现有寒性倾向的是寒症,有热性倾向的是热症。

症状辨明后,再进行治疗。张仲景根据前人和自己治病经验,把对各种症状的治疗方法概括为汗、吐、下、和、温、清、补、消八种。即邪在肌表用汗法(发汗)。邪壅于上用吐法(催吐)。邪实于里用下法(泻下)。邪在表里之间用和法(解毒)。寒症用温法,热症用清法,虚症用补法,积滞和肿块一类病症用消法。这些治疗法则概括力强,实用价值高,可以根据不同的病情,单独或配合使用。张仲景的学术思想和有关病症的论述有继往开来的作用,至今仍为学习祖国医学者所必读。

作者:莲龙居士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